奇点

古往今来,人类为了皮囊美观做出了不少荒唐事,而诸多女性为了自己的“胸脯四两”,更是无所不用其极,肿瘤、石蜡、海绵、硅胶和盐水,这些你敢想的或者不敢想的物品都曾经被放进女人的胸里。大众对于隆胸这件事的接受度越来越高,但是这些个奇奇怪怪的东西放进身体里总是让人有些不寒而栗。安全性问题,成了近几年围绕“隆胸行业”的一个重点关注问题。

640.webp

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公众对于乳房硅胶植入物带来的健康风险的担忧达到了顶峰,FDA随之禁止了乳房硅胶植入物的使用。但是在随后的研究中,并没有发现植入物和癌症、结缔组织病和自身免疫性疾病之间的关系

于是在2006年[1],FDA批准了Allergan和Mentor Corp (Mentor)两个制造商可以继续生产硅胶植入物,并对接受这些植入物的患者进行长期的随访(LPAS),监测可能造成的系统性损害。LPAS纳入了近10万名患者,收集了大量的数据,并向公众开放。

近期,来自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Christopher J. Coroneos博士在《外科学年检》上发表文章,根据LPAS数据库对隆胸患者的长期安全性进行了研究和汇总,包括罕见的结缔组织病、神经系统疾病、自身免疫性疾病、癌症和生殖健康等方面[2]。

Christopher J. Coroneos博士
Christopher J. Coroneos博士
研究发现,与普通人群相比,接受过硅胶隆胸手术或乳房重建的人,患自身免疫性或风湿性疾病风险增加8倍,硬皮病风险增加7倍,类风湿性关节风险增加约6倍。死产的风险增加4.5倍,黑色素瘤风险增加4倍!!这已经不是不寒而栗了,这简直让人毛骨悚然!魂飞魄散!

捋一捋竖起来的汗毛和鸡皮疙瘩,咱们先看看这个研究是怎么完成的。

LPAS包括22岁或以上接受单侧或双侧硅胶或生理盐水隆胸或二次隆胸的女性,以及18岁或以上接受癌症切除、创伤或先天性缺失后的乳房重建的女性。由于文章是对开放获取数据的二次分析,对于一些可能造成误差的因素,并不能完全排除

在美国,每年有近30万例的隆胸手术和10万例的乳房重建手术[3],研究分析了2007年-2010年的99993名患者的数据,超过80000名患者接受了硅胶隆胸手术,其余的接受了无菌生理盐水溶液植入。

一种硅凝胶乳房植入物
一种硅凝胶乳房植入物
研究人员发现,大部分患者把硅胶放进胸里之后就不管了,能够按时去做磁共振成像(MRI)的人只有5%。这可不是个好习惯,毕竟如果硅胶假体破裂,引起炎症和感染,后果还是很严重的。包膜挛缩是一种常见的隆胸手术的后遗症,在这次的研究中发现,硅胶植入发生包膜挛缩的概率大于生理盐水植入(5.0% vs 2.8%)。经历过隆胸手术的小姐姐们,会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对自己的胸部进行“返工”,有些是不满意自己现有的尺寸和风格(???),还有些是因为包膜挛缩这样的并发症。总之,超过50%接受过隆胸手术的患者,都要对自己的胸部再“来一刀”

根据Mentor公司的报告,接受硅胶植入的患者中有3133人怀孕,1710名孩子出生。与普通人群相比,虽然流产的风险没有显著增加,但是死产的风险增加了4.5倍!而且令人惊讶的是,硅胶植入手术竟然还与婴儿出生缺陷或先天畸形的发生率降低有关

与普通人群相比,接受隆胸手术患者的疾病风险变化
与普通人群相比,接受隆胸手术患者的疾病风险变化
在某些疾病风险增加方面,硅胶隆胸的影响真是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对比普通人群,接受过硅胶隆胸手术或乳房重建的人,患自身免疫性或风湿性疾病风险增加8倍,硬皮病风险增加7倍,类风湿性关节炎风险增加约6倍,黑色素瘤风险增加4倍!!但是对于FDA认证的,硅胶乳房植入会增加风险的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在这次的数据中仅发现了由Mentor公司报告的一例。这些“骇人听闻”的数据迅速引起了FDA的注意。虽然作者自己也在讨论中提到,“接受隆胸手术的患者中有许多不同的基线因素”,并且,研究中相关疾病的诊断“并没有得到医生的确认,可能存在一些误差”,但是FDA还是很“无情”地批判了这项研究:“我们赞扬同行们研究乳房植入物的风险,但是,我们恭敬地表示不同意作者的结论。”[4]

FDA认为,作者的研究方法和数据处理存在重大的缺陷。同时发表的评论文章也表示,“虽然这项研究结果可能会在媒体上引起轰动,但是它更多地反映了方法上的缺陷,而不是硅胶乳房植入与这些疾病的病理上的真正联系。”[5]

timthumb
评论文章的作者,来自马萨诸塞州综合医院整形外科的Colwell博士,甚至举出了这样的例子:2014年,有学者对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部分数据进行了二次分析,声称接种麻疹腮腺炎风疹疫苗麻腮风疫苗使非洲裔美国男孩患自闭症的风险增加了340%。但是,研究并没有强调只有一个数据的子集是有统计学意义的。很快,这篇文章就被撤回了。“大家可以很容易地发现它与当前这篇研究的相似之处。”[6]对此,本文作者之一,Mark Clemens博士很心大,“我尊重FDA的决定,他们基本承认我们在研究中发现了乳房硅胶植入和这些疾病的联系,也认为我们的研究存在局限性,我们对此保持开放性的态度。”[7]

当然了,想要或者需要自己的胸部进行“美容”的小姐姐们,做出任何决定还是要和专业的医生商量。而胸部已经“美容”过了的小姐姐们也不要害怕,感到不适的时候请及时联系医生,即使没有感到不适,也尽量遵从FDA的建议,术后每2年对硅胶植入物进行一个完整性评估。

总而言之,健康第一,但是美丽无罪!

 

参考文献:

[1] Center for Devices and Radiological Health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 Update on the Safety of Silicone Gel-Filled Breast Implants. 2011.

[2] Coroneos C J , Selber J C , Offodile A C I , et al. US FDA Breast Implant Postapproval Studies: Long-term Outcomes in 99,993 Patients[J]. Annals of Surgery, 2018, publish ahead of print.

[3] Cosmetic Surgery National Data Bank Statistics. Aesthetic Surg J. 2017;37:1–29.

[4] https://www.fda.gov/NewsEvents/Newsroom/PressAnnouncements/ucm620589.htm

[5] Colwell A S ,Mehrara B. Editorial: US FDA Breast Implant Postapproval Studies: Long-term Outcomes in 99,993 Patients[J]. Annals of Surgery, 2018, publish ahead of print.

[6] Hooker B S. Measles-mumps-rubella vaccination timing and autism among young African American boys: a reanalysis of CDC data.[J]. Translational neurodegeneration, 2014, 3(1): 22-22.

[7] https://www.breastcancer.org/research-news/silicone-implants-linked-to-complications

奇点分享微信

推荐阅读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