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 硕

 

2018年2月28日早高峰,北京地铁宋家庄站换乘通道,一位40岁左右的男子突发心脏骤停,虽然现场路过的医生进行了30余分钟的抢救,但999急救赶到时,心电图还是变成了一条直线。生命消逝得无声无息,就连奇点糕,也是通过再一次,中年男子倒在北京地铁站,与两年前相同的原因让他没能醒来一文得知。

自动体外除颤仪(AED)这个词,再次进入了视野。当心脏骤停来袭时,现场有没有AED,很多时候就决定了生死。但即使是这一问题上过《焦点访谈》[1],国内的上海、大连等城市地铁站也已有配置先例,偌大的北京地铁却仍然找不到一台救命的AED,不由让人扼腕叹息 

 

在配备AED方面,上海地铁无疑走在了全国前列

在奇点糕看来,问题的症结就是九个字,“不敢救,不会救,没设备”。即使是对医学知识稍有了解的其他奇点糕们,在这方面也会问出些颇有喜感的问题,比如:“让没有专业知识的路人操作,能行吗?万一电量调大了,人不就给烤熟了?”,那么围观群众又有几人能主动站出来,用看似高大上的AED救人呢?

先不说烤熟的奇点糕会是什么味道,也不说AED其实是傻瓜式的自动化操作……奇点糕只想告诉大家,有时专业知识也并不是那么重要。近期在《循环》上,美加研究团队收集的2500余例院外心脏骤停急救资料显示,非专业的在场者用AED进行施救,患者的生存率高达66.5%,远高于急诊医生到场急救的43.0%[2]!

医疗剧看多了,就得学以致用,有位10岁的美国小女孩曾用《实习医生格蕾》教的急救技术救了自己母亲一命[3]。不过,只靠胸外心脏按压和人工呼吸很多时候并不足以挽救患者,这时就要用到除颤仪了。从原理上来说,除颤仪可以瞬间释放高压电流,终止心室颤动、室性心动过速等心律失常,使心脏恢复正常的窦性心律,从而挽救患者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没做过心肺复苏的读者们,看影视作品应该也看过N次了……

 

心肺复苏就是生命与时间的赛跑,施救每晚1分钟,成功的几率就会下降10%,而越是关键时刻,越能凸显出高度自动化和易于操作的AED在抢救中的价值。有研究显示,60%的公共场所心脏骤停患者都属于AED除颤可挽救的范围(即因心室颤动和室性心动过速导致的心脏骤停),而使用AED急救,可将这些患者的生存率从12%提高至34%[4]!

我国每年因心脏骤停导致的心源性猝死患者超过50万人[5],因此公共场所配备一台AED这样的救命神器,意义之重大不言而喻。但除了AED本身价格较高导致的推广难之外,相关规定的落后也制约了AED的使用。目前我国仍把AED规定为医疗器械,只有医护人员才能使用,但心脏骤停抢救的黄金时间窗只有短短几分钟,哪有那么多患者能命大到恰好有医生路过呢?

在普遍配备AED的西方国家,操作AED施救也是消防、警察等部门成员的必修课

没有医生在场时,由旁观者操作AED进行施救行不行?这得靠数据说话了。北美复苏预后联盟(ROC)的研究团队调取了美国和加拿大9个地区性医学中心在2012-15年间收集的2500余例院外AED抢救心脏骤停患者资料,并对患者的生存率、恢复情况等方面进行了综合分析,而在这些患者中,有18.8%(469例)是由发病时在场的旁观者操作AED施救的

用《循环》杂志客座编辑,杜克大学教授Christopher Granger的话说,这次研究的结果证明,医院墙上的“AED仅限医护人员操作”的提示完全是瞎说[6]。虽然ROC收集的患者资料中,急救出诊动作非常迅速,医生平均到场时间仅为5.1分钟,但旁观者操作AED施救仍然效果显著,患者成功生还并出院的比例高达66.5%,而专业的急诊医生也只救回了43%的患者,调整相关因素后的相对生存可能上,旁观者施救更是高出162%

在患者恢复状况方面,旁观者的及时施救优势就更加明显了。与急诊抢救相比,被旁观者使用AED施救的患者,神经系统无后遗症或后遗症轻微的比例达到57.1%,而急诊医生抢救的患者这一数字只有32.7%,而且若急诊医生未能及时赶到,现场的旁观者AED抢救价值还会不断升高。

把AED和消防设备放置在一处,可以有效指示急诊人员获取设备,值得推广

研究团队在论文中预计,如果按全美国每年有35万次院外心脏骤停发作计算,推广AED的使用,把可除颤抢救患者的现场除颤率提高到100%,每年就可以多挽救3500名患者的生命,将整体的抢救成功率提高1%。别小看这数字,我国目前的心源性猝死整体抢救成功率还不足1%!研究的通讯作者,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教授Myron Weisfeldt表示:“这一数据充分证明了大型公共场所统一配备AED的必须性。火灾的威胁比心脏骤停小得多,然而消防器材的配备比AED强多了。”

虽然人微言轻,但奇点糕还是希望自己的呼吁,能让AED出现在更多的地铁站、商场和博物馆,毕竟我国目前的AED配备总数,还不到美国1996年全年的AED销售量[7]……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算有救人之心,没有利器又能怎样呢?奇点糕可不想无奈地发出“即使有一天因为加班劳累突然倒下,也要倒在医院,而千万不要倒在北京的地铁站里”的感慨……

对AED操作具体方法感兴趣的读者,奇点糕还准备了下面这个小短片:

编辑神叨叨

脑海里储备好急救知识,真的真的真的很重要,虽然奇点糕也希望永远不要有用到这些知识的一天……

另外,奇点糕作为球迷,在此还想向3月4日因心脏猝死不幸离世的意大利国脚阿斯托里致哀,愿悲剧不再重演……

参考资料:

1.http://tv.cctv.com/2017/08/22/VIDEQmA1OI56xtdq7VEy9CXq170822.shtml

2.Pollack R A, Brown S P, Rea T, et al. Impact of Bystander Automated External Defibrillator Use on Survival and Functional Outcomes in Shockable Observed Public Cardiac Arrests[J]. Circulation, 2018: CIRCULATIONAHA. 117.030700.

3.https://www.telegraph.co.uk/news/worldnews/northamerica/usa/8933674/Girl-aged-10-brings-her-mother-back-to-life-thanks-to-Greys-Anatomy-techniques.html

4.Weisfeldt M L, Everson-Stewart S, Sitlani C, et al. Ventricular tachyarrhythmias after cardiac arrest in public versus at home[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1, 364(4): 313-321.

5.Hua W, Zhang L F, Wu Y F, et al. Incidence of sudden cardiac death in China: analysis of 4 regional populations[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 2009, 54(12): 1110.

6.https://www.medscape.com/viewarticle/893329

7.Shah J S, Maisel W H. Recalls and safety alerts affecting automated external defibrillators[J]. JAMA, 2006, 296(6): 655-660.

 

 

奇点分享微信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