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 丝雨


在我们的印象里,多做家务、保持干净整洁的生活环境是件对身心有益的事情。在中国的大环境下,这项繁杂的工作一般是由女性来承担的。每个勤快的家庭主妇都有自己的一套清扫秘诀——洁厕剂清除瓷砖的污渍、某某先生轻松溶解厨房油垢、擦净地板之后再打上一层地板蜡……看着焕然一新的家里,虽然劳累,但是还蛮有成就感的呢!


不过万万没想到啊,这些主妇们的独门利器,居然也是健康的隐形“杀手”,竟然会对呼吸道造成慢性损害!


根据挪威卑尔根大学研究者的一项最新研究,定期使用清洁剂会对女性的肺功能造成慢性损伤[1]!这项研究涉及6000余人,随访时间长达20年。研究发现,负担着家里清洁任务的女性、和那些以清洁为职业的女性,比起不怎么做家务的那些女性,肺功能下降快了20%以上!具象化一下,这个损伤程度堪比20年烟龄的损害了!而另一方面,在男性中并没有这种关联(划重点)。这项研究成果发表在《美国呼吸道与重症监护杂志》上。

通讯作者Cecile Svanes

这项研究成果脱胎于一项名为ECRHS的大型队列,研究者在多个中心选取了6235人,在过去的20年间的三个时间点,对他们的肺功能、BMI、吸烟指数(pack-years,每天吸烟量×吸烟年限/20)及社会经济地位进行了记录并分析。研究从1992年开始,持续到2012年,期间参与者的中位年龄也从34岁增长到了54岁。


这六千多人中53%为女性,超过八成承担家里的打扫任务,相对来说男性则不到一半,看来在国外也是流行“女主内”呢。这部分人在整体中是比较不爱吸烟的。女性中的8.9%、男性中的1.9%以清洁为职业,这部分人则相对社会经济地位较低。


依据各种变量做出调整,研究者分析了这些人的肺功能数据。结果显示,那些不打扫卫生的女性,每年FEV1下降18.5ml,而承担家务的和以清洁为职业的女性,FEV1下降分别为22.1ml和22.4ml;FVC指标差异就更大了,每年的下降依序分别为8.8ml、13.1ml和15.9ml!


这里插播两个知识点:FEV1指的是最大深吸气后做最大呼吸,呼气第一秒时呼出的气容积;FVC是最大肺活量,指的是尽力最大吸气后尽力尽快呼气所能呼出的最大气量。临床上常用这两个数据的比值FEV1%(FEV1/FVC)来作为诊断哮喘和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的指标,也可以用于表示哮喘的严重程度。这两项指标在20-25岁之间达到最大值,然后会随年龄增长下降

肺功能变化数据

按照最大差值来算,打扫卫生让女性的肺功能FEV1每年多下降了3.9ml,FVC多下降了7.1ml。别以为这个数值不怎样,我们来看一看老烟民们的肺。最有瘾的老烟枪,相当于每天一包烟抽了20年的,与不抽烟的人相比,每年差值也就在FEV1多下降6.1ml,FVC8.9ml而已,可见做家务清洁剂的危害。


这种损伤甚至不需要主妇们多勤快,只要每周至少使用一次清洁剂——喷雾或者各种其他形式的——就会产生显著的影响了

数据可怕啊

而男同胞们,幸或不幸……打扫卫生对你们来说没有什么有害影响呢!(所以还不赶紧干活去)


对这种有趣的性别差异,研究者提出了几个想法。


首先,男同胞们和女性对清洁剂的选择可能还是有些区别。这不由得让奇点糕想起前段时间看的小说里有这样的话:刷碗,不是刷个碗就完了,还包括擦菜刀菜板、清洁流理台、擦油烟机等一系列操作……


其次,队列中男性的数据也比较少,又分散在多个中心,在数据统计的时候可能会出现比较大的误差。


最次,女性天生就比男性容易受伤害啊!在其他的一些研究中,同样受到化学物质、木屑粉尘等的影响,女性比男性更容易生病[2-4]。帅小伙和帅叔叔们要多关爱身边的女神们呀~

 

清洁剂之所以会对身体造成这么大的损伤,主要还是因为清洁剂中含有的一些刺激性物质。比如说,洁厕剂一般都是强酸碱,漂白剂中常见的强氧化剂(次氯酸钠等),一些其他的清洁剂中也含有易挥发的有机物质。这些会对眼睛、呼吸道和肺部造成刺激,导致慢性的呼吸系统疾病和炎症。既往也有很多研究,从事清洁行业的人员患哮喘和其他呼吸道疾病的风险要更高。


女神们在维持家里干净整洁的同时,也一定要注意保护自己呀~比如尽量避免使用以上刺激物质的清洁剂,或者带上口罩。


当然,最好的是男神们接过打扫家里的重担啦~

编辑神叨叨

1、就冲这个结果,不管科学家说啥我都信

2、关于妇女节,还记得初中的思想品德老师,一脸淡定地说“年满14周岁都叫妇女”……给糕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阴影……

3、虽然这个节日特刊迟到了两天,但是我们写了重磅!所以嘛……


妇女们,每天都快乐吗~

参考资料:

[1]https://www.atsjournals.org/doi/pdf/10.1164/rccm.201706-1311OC

[2] Silverman EK, Weiss ST, Drazen JM, Chapman HA, Carey V, Campbell EJ, Denish P,Silverman RA, Celedon JC, Reilly JJ, Ginns LC, Speizer FE. Gender-related differences in severe, early-onset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2000;162:2152-2158.

[3] Foreman MG, Zhang L, Murphy J, Hansel NN, Make B, Hokanson JE, Washko G,Regan EA, Crapo JD, Silverman EK, DeMeo DL, COPDGene I. Early-onset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is associated with female sex, maternal factors, and African American race in the COPDGene Study.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2011;184:414-420.

[4] Jacobsen G, Schlünssen V, Schaumburg I, Taudorf E, Sigsgaard T. Longitudinal lung function decline and wood dust exposure in the furniture industry. Eur Respir J 2008;31:334-342.

奇点:30万极客医生热爱的医疗科技媒体


奇点分享微信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