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Talker BioTalker

生命科学,有意思!

2016年4月13日夜,洛杉矶霍尔姆比山附近的一个别墅后院灯火辉煌,在这个面积为2.5英亩的别墅里,聚集了演艺界、科技界和新闻界的900多位名人,他们聚集在这里只有一个目的:为一个癌症研究所的启动站台。

肿瘤研究史上最豪华的启动仪式

Emilia-Clark--Launch-of-The-Parker-Institute-for-Cancer-Immunotherapy--15
最近很火很火的「龙母」艾米莉亚·克拉克来了【gotceleb.com】
hanks-wilson-launch-parker-institute-for-cancer-immunotherapy-01
汤姆·汉克斯和丽塔·威尔逊夫妇来了【Adriana M. Barraza / WENN】
Katy Perry
歌手凯蒂·佩里来了
lady-gaga
嘎嘎小姐在现场倾情献唱

 

 

 

如果前面没有介绍,我想没有人会想到这是一个癌症研究所的启动现场。当然,如果你眼睛尖,对国外的顶级研究机构又知道一些的话,你就大概也注意到后面的品牌墙上有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和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等研究机构。但是他们这是在干嘛?

作为启动仪式的司仪,汤姆·汉克斯走到台上,「请认识癌症患者的朋友举下手。」

Sean+Parker+Parker+Foundation+Launch+Parker+WF7cFuNy0xrl
汤姆·汉克斯在台上发言

毫无例外,台下所有人都举起了手,台上的汉克斯和妻子丽塔·威尔逊也举起了手,威尔逊在一年前被确诊为乳腺癌。这就是这些明星过来给这个癌症研究所站台的原因之一,他们衷心的希望癌症被攻克。

组织这次晚会的是FaceBook的创始人之一,年仅36岁的亿万富豪肖恩·帕克。帕克决定拿出2.5亿美元,联合美国六大顶级研究机构(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得克萨斯州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中40多个实验室里的300多为专家,组建「帕克癌症免疫治疗研究所」(Parker Institute for Cancer Immunotherapy,PICI)。

parker1_large
帕克在介绍PICI的合作伙伴们

和拜登宣布「癌症登月计划」一样,帕克启动PICI的背后也有个让人动容的故事。

2009年,再一次慈善晚会上,帕克结识了著名制作人Laura Ziskin(代表作《蜘蛛侠》),并结成忘年交。Ziskin在2004年被确诊为III期乳腺癌,治疗后似乎恢复的还不错。然而癌症在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又卷土重来。这一次,传统医学真的是束手无策。于是帕克建议Ziskin去西雅图的弗雷德·哈金森癌症研究中心试试免疫治疗,这是当时看来唯一的希望。

1fdd21b9aecf5a398674261282227e9e9f65842b
帕克夫妇

2010年9月,帕克把哈金森癌症研究中心的Cassian Yee医生接到了洛杉矶,并把Ziskin介绍给了Yee。帕克对Yee说,「请你用免疫治疗治好Ziskin」。这个请求让Yee颇感为难,因为FDA和他所在的研究所对免疫治疗的应用范围有明确规定。按照要求Yee只能用免疫治疗治黑色素瘤。所以Yee对帕克说,「我没有那个权力。」情急之下,帕克说,「那我把你们送到一个不在美国管辖范围之内的岛上。」

身在体制内的Yee自然不会让帕克胡来,于是他找到FDA,并提出了申请。好在FDA批准了他的请求。但是,最终Yee没有在Ziskin彻底被击垮前治好她,2011年6月,Ziskin离开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再也不会有Laura了,我要在我生命余下的时间里攻克癌症。」在Ziskin病情恶化期间,这个念头就盘旋在帕克的脑海了。

Kari Whitehead, Dr. Carl June, Emma Whitehead and Tom Whitehead
Carl June(左2)和他2012年用还处于临床I期的CAR-T治疗技术,成功挽救身患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已经无药可医的小姑娘Emily Whitehead(左3)

当然,帕克不是那种蛮干的人。在做一件事之前,他会把这件事情搞清楚。于是帕克夜以继日的专研各种科研论文,到科研院所与各种专家交流。例如,他与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Richard Feachem聊病毒载体,与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免疫治疗专家Jim Allison聊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等等。一段时间之后,Allison惊奇的发现,帕克对肿瘤的了解程度已经超过了训练有素的研究生。

 

Cg79ZyaU0AAIpit
学习中……

在深入了解免疫治疗的现状之后,帕克脑子里就有了PICI的基本构想了。就是帕克这个打破藩篱的构想和他三年默默无闻的工作,才促成了PICI的诞生。帕克的不懈努力才是赢得一大票明星站台支持的原因。

打破藩篱的构想

作为一名黑客,帕克认为,黑客就是「创造性的利用现存的条件去做一些看上去不可能的事情。」

在科研圈混过的人基本都能列举出科研群存在的三大问题:大部分研究人员都不会跟同行竞争者分享自己的实验思路、工具和平台,阻碍了科研的进步;申请项目经费和写科研论文占据了研究人员太多的时间,使他们无法专心科研;监管部门的管制以及医疗领域自身文化的问题,导致研究人员过于谨慎,减缓了有希望疗法进入临床的速度。

6a0120a5b452fd970c01b8d1cdf522970c

在帕克看来,要攻克癌症,必须解决上述三个问题,拆除所有阻碍研究进展的障碍。这就是帕克联合六大顶级研究机构的原因。

然而,对于帕克来说,联合只是第一步。如果仅仅是出钱让六个研究机构建立统一的平台和标准,并分享研究经验和临床数据的话,那帕克干的事情实际上跟美国政府做的事情没有太大差别。帕克建立PICI的构想厉害之处在于,PICI将负责管所有团队研究成果的知识产权,例如,新的基础研究进展,新药物,新工具和新的技术,只要是从参与其中的六个研究机构出来的,全部归PICI统一管理。PICI的任何一个参与者如果需要这些新的知识产权,都可以便捷的获得授权。

1

左边为传统而复杂的科研圈,右边为以PICI为中心的简单高效结构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癌症学家Jedd Wolchok,现在出任PICI的主任,他认为,「相较于学术界传统的交流方式,知识产权集中管理这一构想是一个重大突破。」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免疫学专家Carl June坦言,「真不敢想象,竟然有人能让六大研究机构签署这样的协议。」这真的是「异想天开」的创举。谁说不是呢!

QQ截图20160626113838
加入PICI的主要科学家

也许有人会说,这就是资本的魅力。的确,如果没有资本做推手,这个构想肯定是实现不了的,但是仅有资本肯定也是不够的。毕竟在帕克之前还有组织和机构出了更多的钱,却没能做成这件事。这其中的艰辛恐怕只有帕克知道。因为为了PICI的成立,他已经默默的在幕后做了三年的工作。尽管我们没办法知道他是如何说服六大机构,但是我们应该能体会到,那一定非常不容易。这大概也是那些明星愿意来站台支持的直接原因。

AAEAAQAAAAAAAAc-AAAAJGU2NDUwZjA3LTEzYWEtNDJjZS04OTZkLWZhMzNkMTAyMDA1Zg
8名主要的科学家与帕克

对于帕克来说,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尽快研发出有效的疗法,并实现商业化。」

现在架子已经搭好了,构想也非常好。那么究竟该如何实施呢?就在业界还有人在质疑帕克的时候。他竟然在PICI组建两个月之后,再一次用他的行动震惊了世界。

炙手可热的技术

6月21日,《自然》和《科学》等著名科技杂志集体「围观」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重组DNA咨询委员会(RAC)做出的一项重大决议。RAC一致通过CRISPR基因编辑技术于今年年底开展人体临床试验。这是CRISPR基因编辑技术首次获批进入临床,而它的第一次亮相的搭档是免疫治疗技术。这两项技术目前有多热,我想已经不用我赘述。总之,这意味着癌症免疫治疗即将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

据《自然》报道,这次的临床试验由宾夕法尼亚大学内科医生Edward Stadtmauer领导,著名免疫学家Carl June为该研究的科学顾问。帕克的PICI提供资金支持,同时PICI的合作伙伴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和得克萨斯州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也将参与其中。

Stadtmauer-Picture
Edward Stadtmauer

本研究将招募18位传统治疗方法已经无效的骨髓瘤、肉瘤或黑素瘤患者,开展为期两年的CRISPR和免疫治疗相结合的临床试验。因为这是CRISPR首秀,所以本次临床试验的主要目的是研究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在人体试验中的安全性。

据《科学》杂志介绍,本次的免疫治疗不同于以往。这一次,他们要修改T细胞的四个基因,增加一个,减少三个。首先,他们会在患者的T细胞中添加NY-ESO-1蛋白受体基因,这个蛋白主要分布在肿瘤细胞表面,有了识别NY-ESO-1蛋白的受体,T细胞可以更准确的识别肿瘤细胞。其次,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干掉T细胞基因组中的三个基因,其中包括PD-1基因,这些基因被干掉之后,肿瘤细胞对T细胞的抑制能力将大大降低。

任重而道远

当然,CRISPR和免疫治疗的结合,是我们一直拭目以待的。在此之前,我们已经看到这种趋势,比如Editas与Juno合作开展的癌症CAR-T治疗项目,诺华与Caribou Biosciences和Intellia Therapeutics的合作等等。虽然这些公司还没有申请进入临床研究,但是他们都是手持某一种技术专利的。这对需要接管知识产权的PICI来说,后期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Cf8ktl5WIAQ-2Xa
好消息是,帕克已经争取到了一堵墙的公司和其他研究机构的支持,可以仔细看看都有谁。安进、BMS、博德研究所、强生、辉瑞、默克、Juno、罗氏的基因泰克……真的很强大,有没有啊

目前CRISPR的专利之争,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PICI会如何介入,并化解这种焦灼的局面,目前还不得而知。至于免疫治疗,虽然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的June手握多项专利,但是June还是多家公司的科学顾问,例如诺华。这之间的利益问题该如何解决,也是摆在PICI和帕克面前的难题。

最后,我想用两个月前,PICI成立的时候,帕克在接受《好莱坞记者报》采访时说的一句话作为结尾,「我们需要科学家团结起来攻克癌症,但是这件事自己并不会发生,需要我们去拆除重重障碍,让科学家的研究更加顺利,进展更快。」

参考资料:

【1】http://fortune.com/digital-health-sean-parker-cancer/

【2】http://www.hollywoodreporter.com/rambling-reporter/tom-hanks-sean-parkers-cancer-884191

【3】http://www.nature.com/news/first-crispr-clinical-trial-gets-green-light-from-us-panel-1.20137

【4】http://www.sciencemag.org/news/2016/06/human-crispr-trial-proposed

奇点分享微信

推荐阅读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