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点 奇点

链接全球创新医疗

1903年10月17日,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这一天,世界各大报纸上刊登了诺贝尔基金会的授奖公告,在获奖名单中有个名叫尼尔斯·吕贝里·芬森(Niels Ryberg Finsen)的人,吸引了来自全世界投来的目光。

然而遗憾的是,这位首位获得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的临床医生并没有到达颁奖现场。因为那时的Finsen因长期的病痛折磨已无法前往。

Niels Ryberg Finsen
Niels Ryberg Finsen

这位一生都在跟病魔战斗的丹麦医生用尽了全部的力气研究光疗法,并给无数的天花病人和狼疮病人带来了幸运!

先天性绝症
1860年12月15日,Finsen出生在法罗群岛的托尔斯港(当时的法罗群岛受丹麦人统治),3岁那年,Finsen随父母从法罗群岛回到了冰岛[1]。在冰岛上,冬无昼夏无夜的天气直接影响着Finsen的心情。冬天,Finsen总是无精打采的,而夏天Finsen却总是兴致勃勃的。这种奇妙的经历使Finsen在小学时就对阳光产生了特别的兴趣。

1874年,14岁的Finsen被送到了丹麦当地的一家寄读学校去读书[2],然而Finsen经常因为较差的成绩和晦涩难懂的丹麦语言而受到高年级同学的欺辱,就连校长也曾一度评价他是“一个善良但无能的人”,没过多久,Finsen就被开除了。

丹麦哥本哈根大学
丹麦哥本哈根大学

之后Finsen又被父亲送到了自己曾经就读的学校读书[3]。庆幸的是,这一次Finsen通过自己的努力成功考上了丹麦哥本哈根大学。

1882年,Finsen开始在哥本哈根大学学习医学。对于一个从小就被标为“无能”标签的人来说,考上大学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对Finsen来说,这样的高兴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一种潜伏多年的先天性绝症即将爆发[4]。

入学后不久,Finsen的身体就开始出现了问题。经诊断,Finsen患上了一种罕见病——尼曼-匹克病。这是一种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病,最主要的特点就是大量的胆固醇沉积,造成各脏器结蹄组织逐渐增厚,并最终导致功能器官受损。

作为一种由基因突变导致的先天性疾病,它根本没有根治的办法。所幸Finsen并没有怨天尤人,而是毅然决然要负病苦学。或许正是因为Finsen的这种韧劲才注定他将会成为一个不平凡的人。

阳光,你到底给了我什么好处?
在哥本哈根上大学时,Finsen恰好被分配到了一间面朝北的房间,阴冷的环境加重了Finsen的病情,这使他痛苦难耐。奇怪的是,当Finsen到太阳下散步时,他的病情出现了明显好转。虽然当时的北欧科学家们关于阳光对人体的影响一点都不感兴趣,但许多人通过实践经验已经了解到日光浴对人体似乎是有益的。

作为一名内科医生,阳光给Finsen带来了极大的兴趣,他很想知道阳光到底给了自己什么好处。为此,Finsen果断地辞去了解剖室助手的身份,以便能够腾出更多的时间来研究光线。

日常羡慕猫···
日常羡慕猫···

一次偶然的经历,当Finsen向窗外凝视时,一只栖息在屋顶上的猫吸引了他的注意。Finsen观察到每当猫身上晒不到阳光时,猫自己就会挪动身体,移到有阳光的地方去。阳光对猫的驱使,使Finsen更加怀疑阳光除了提供热量以外,是不是还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好处?

带着这些疑问,Finsen开始了对太阳光线的研究。在查阅了大量资料后,Finsen发现原来光是有不同波长的;晒伤不是由热量引起的,而是由紫外线辐射引起的化学反应引起的。

为了验证上面的结论,Finsen还做了一项实验,他把一只昆虫放在不同颜色的玻璃盒子里,结果发现,这种昆虫会趋向红光远离蓝光。这样的实验结果使Finsen开始相信,过量的紫外线辐射可能会对组织产生破坏性的影响!与此同时,一份来自美国医生Picton的战时报告似乎让Finsen开始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结论。报告上显示,由于受到战争的影响,大量的天花病人被迫躲到地下,这使得他们的病情开始更快的恢复。与那些可以自由接触到阳光的病人相比,这些地下的天花病人留下的疤痕也更小。

 这个报告无疑对Finsen产生了一种启示,Finsen又开始怀疑是紫外线辐射加速了疤痕的形成,而留在地下的天花病人正是由于缺少紫外线的照射才得以使伤口更有效地愈合。
三种不同光源的波长(从上到下依次是:紫外线、可见光、红外线)
三种不同光源的波长(从上到下依次是:紫外线、可见光、红外线)

就在Finsen对紫外线的摸索更加深入的时候,在挪威爆发的一次大规模天花给了Finsen机会去检验这一假设。Finsen发现当把病人置于一种能滤掉有害紫外线的红光下时,天花病人的恢复会更快而且不会留下伤疤。

其实,现在我们已经清楚地知道根据波长的不同,太阳光线大致被分成紫外线、红外线和可见光三种。

紫外线是一种波长很短、穿透能力很强的太阳光线,所以强烈的紫外线照射极易损伤皮肤组织;而红外线是一种波长很长的太阳光线,通常情况下仅止于皮肤表面,产生明显的热效应,所以有促进伤口愈合的作用。
尽管那时的Finsen还不能清楚地解释这其中的原理,但Finsen同样可以巧妙的借助红外线来给病人治病。为了能很好地将红外线从自然光中分离出来,Finsen还为此发明了一种“红光灯”
在Finsen的帮助下,大量的天花病人不但很好地缓解了病情,还最大可能地减小了伤疤的范围。这对于当时苦不堪言的天花病人来说简直是另一种重生。

丑陋的狼疮
就在Finsen大力推广用“红光灯”治疗天花病人的时候,Finsen的身体状况却出现了危机,不堪的身体再也无力支撑他给病人继续治疗了。Finsen不得不搬回到冰岛上养病。在休养期间,Finsen又目睹了大量生活在臭鱼堆里的渔夫们染上了一种可怕的狼疮

寻常型红斑狼疮是由结核分枝杆菌引起的一种破坏性皮肤病,好发于面部。患有这种疾病的病人往往有一副可怕的面容。

丹麦哥本哈根大学

从Finsen对这种疾病的一次描述中,我们也可以深刻的感受到这种疾病的可怕性:“一团淡红色的团块周围环绕着两个粉红色的圆圈,呆滞的眼睛从眼眶里发出“死亡凝神”般的目光,他们没有鼻子,脸的最下面是一个有着颗粒状边缘且凹凸不平的洞,那就是他们唯一看上去可以呼吸的嘴巴”。

 这种疾病通常没有根治的办法,唯一能够选择的方法就是外科手术,但这往往又会留下难看的伤疤。善良的Finsen实在不忍心看着病人受疾病的折磨,于是便停止了休养,开始试图用光线对这种疾病进行治疗。
值得庆幸的是,Finsen的想法很快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支持。哥本哈根政府在点灯站授予了Finsen一个小小的实验室,而患有晚期顽固性寻常红斑狼疮的员工就是Finsen的第一个受试者。

Finsen发现给狼疮病人给予同样的红外线照射后根本不管用,于是Finsen决定一边查资料一边根据自己的经验进行试探性的治疗。

终于,当Finsen用一种高剂量的紫外线照射时,病人的症状出现了好转,接着治疗了几次之后,病人竟然奇迹般地痊愈了!

医院利用紫外线杀菌
医院利用紫外线杀菌

原来高剂量的紫外线可以破坏细菌或病毒中的DNA或RNA分子结构,造成生长性细胞死亡或(和)再生性细胞死亡,从而达到杀菌消毒的效果。而Finsen正是借助了紫外线的这一特性才去除了病人身上的病灶。

试验的结果给了Finsen极大的鼓励,但Finsen的目标远不止这些,他希望能够制造出一种可以选择治疗射线从而能够更精准地达到治疗效果的设备。

为此,Finsen找到了一种强大的人造光源——碳弧光源,然后使用蓝色的硫酸铜溶液当做滤镜过滤,以此来得到高剂量的紫外线[5]。另外,Finsen还发明了一种由小镜片组成的压缩机,这些镜片可以固定在皮肤上,将血液从皮肤中挤出。之所以发明这个玩意,是因为Finsen发现清除血液后可以使光线更好地穿透皮肤,从而提高治疗效果。

 
Finsen的设备与早期治疗狼疮的方法相比,不仅有效、无痛而且还不会留下任何疤痕[6]。这样的设备吸引了大量慕名而来的狼疮患者。800397793180364766一时间,哥本哈根的街道挤满了脸上裹着厚厚绷带的男男女女。病人们纷纷涌向这个新的治疗中心。Finsen的研究所总共接治了1251名寻常型狼疮患者,其中有一半的病人经Finsen治疗后痊愈了。在Finsen的帮助下,曾经一张张丑陋的面孔开始重新恢复他们的原貌。

只可惜一场欢喜一场悲,就在Finsen因光疗技术救治了大量的狼疮病人而感到高兴时, Finsen的身体亮起了“红灯”。

尽管Finsen一直坚持限制自己饮食中盐和液体的摄入量,但还是不可避免地出现了难治性腹水。大量的腹水需要反复穿刺才能缓解带来的副作用,据说Finsen当时总共穿刺了18次,每次最多6升。

30岁时,Finsen的器官已经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功能问题,无力的Finsen只能靠轮椅来维持行动。Finsen的身体状况也使诺贝尔奖委员会提前考虑了他的成就。

1903年,42岁的Finsen成为了丹麦第一个诺贝尔奖得主,以表彰他在用集中光辐射治疗寻常型狼疮方面的贡献。

 然而那时Finsen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再允许他去现场接受来自全世界的掌声了。11个月后,也就是1904年9月24日,这位几乎一生都在忙于救治别人的伟大医生离世了。
Finsen的葬礼是在丹麦著名的大理石教堂里举行的,其规模程度可堪比当时的皇室。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先人,法罗群岛建了一条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街道。1909年,哥本哈根还专门为Finsen建造了一个纪念碑,名为“走向光明”

丹麦的大理石教堂
丹麦的大理石教堂

在Finsen的时代,光疗的出现为医学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但后来随着天花的根除和抗结核化疗的出现,光疗的影响似乎正在慢慢减弱。

目前,光疗在季节性情感障碍(以与特定季节(特别是冬季)有关的抑郁为特征的一种心境障碍)方面仍是一种有效的治疗方法。然而这一用途,Finsen早在一百年前就已经预料到了,因为Finsen曾经说过:“当阳光冲破阴天,我仿佛看到了变化,就好像自己卸下了某种重担……”参考文献:

1.Kock W. The first Nobel Prize for medicine to the Nordic countries (Niels Ryberg Finsen 1903)[J]. Hist Sci Med, 1982, 17(2):144-147.

2.Grzybowski A, Pietrzak K. From patient to discoverer—Niels Ryberg Finsen (1860–1904)—the founder of phototherapy in dermatology[J]. Clinics in dermatology, 2012, 30(4): 451-455.

3.https://www.rigshospitalet.dk/afdelinger-og-klinikker/finsen/om-finsencentret/Sider/niels-finsen.aspx

4.Tan S Y, Linskey K. Niels Finsen (1860-1904): Gift of light[J]. Singapore Medical Journal, 2011, 52(11):777.

5.Finsen N R. Om Anvendelse i Medicinen af koncentrerede kemiske Lysstraaler[M]. Gyldendal, 1896.

6.Møller K I, Kongshoj B, Philipsen P A, et al. How Finsen’s light cured lupus vulgaris[J]. Photodermatology, photoimmunology & photomedicine, 2005, 21(3): 118-124.

奇点分享微信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