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鑫英

今天,Dr. Why

不讲药物史,不讲外科史

不讲致病菌,不讲黑科技

Dr. Why  要任性一次

跟你聊一聊世界名画

谈一谈名画中的医学

刷新你对名画的认知

话不多,客官您请!

01 女神有高血脂?

从最初在小学美术课本上看到这幅名画开始,心中就一直有个疑问:蒙娜丽莎为什么没有眉毛?

这个疑问困惑了我许多年,直到最近我才知道,最可能的原因是:那个时代流行拔掉眉毛,并以之为美[1]!

通常,人们都会去讨论蒙娜丽莎那神秘的微笑。但是,今天,我们要剑走偏锋,来看一看女神的左眼眼窝和右手手掌。

手眼
仔细看这幅画,你就会发现,女神的左眼眼窝那里有一块凸起,这其实是黄斑瘤;而她的右手靠近虎口那里也有一块凸起,这是皮下脂肪瘤的表现[2]。

黄斑瘤加上脂肪瘤都在表明,蒙娜丽莎很可能有高血脂

而高血脂是中年时期缺血性心脏病的危险因素,再结合其它的历史考究结果,蒙娜丽莎的原型是一位25到30岁之间的年轻女性,在37岁时就死去了。虽然不知道她的确切死因是什么,但可能与血脂紊乱有关[2]。

震惊吗?淡定!

我们接着来看下一幅画

02是大脑还是子宫?

Creación_de_Adán_(Miguel_Ángel)

这是西斯廷教堂内的天顶画《创造亚当》,作者是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 di Lodovico Buonarroti Simoni)。(至于为什么要写出米爷的全名,请看下文)

亚当是怎么被创造出来的,那是《圣经》里的事,我们不去管它。只需要把目光锁定在上帝和天使背后的红袍子上。

关于这个红袍子,在医学界有两种解剖学解释。

第一种解释是它代表着大脑的轮廓,而其中所包裹的一切,则代表了大脑不同的解剖学结构[3]。

大脑矢状位解剖图2
比如,那条绿色的丝带代表着椎动脉,丝带上方的天使臀部和腿部代表着脊髓。支持这种解释的人,认为米爷的画作是在表达“上帝传递给亚当的,不只是生命,还有智慧。”

第二种解释则是红袍子代表着刚生产过后的子宫[4],因为整个大袍子是红色的,而且还有褶皱,像极了刚生产完的子宫。

子宫
此外,亚当背后的岩石代表着女性的躯干,亚当头顶的蓝色山丘更像是女性的乳头[4]。

支持这种解释的人,则认为米爷的画作只是描述了人类诞生这再自然不过的场景。

那么,你更倾向于哪种呢?

好了,我们接着来看第三幅画

03耶稣能救得了癫痫发作的小孩吗?

Transfigurazione_(Raffaello)_September_2015-1a
这幅画是拉斐尔的《基督变容图》,取自马太福音。它是拉斐尔应红衣主教朱利奥•美第奇邀请绘制的祭坛画,也是拉斐尔最后的画作。相传,拉斐尔只完成了画作的上半部分,下半部分由他的弟子完成。

我们不去讨论这幅画的构图和各种美术技巧,也不去讨论这幅画的宗教意义,只需把目光转移到这幅画右下角身穿蓝色裤子的小男孩身上。

他双手张开,双脚挺直,全身肌肉紧绷,眼睛睁得很圆,眼球上翻,表情非常痛苦。其实,这是癫痫发作的症状[5]。

然而,那个时候,癫痫被视为“圣病”(sacred disease)。基督徒会采取许多宗教方法来治疗癫痫,认为只有神才能救助患者[6],说来也是医学的无奈……

下面,我们来揭晓为何上文中要写出米爷的全名。

因为,有个画家跟他重名!

不过,人们却叫他卡拉瓦乔(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卡拉瓦乔要比米爷小将近100岁,也是文艺复兴时期非常有名的画家。那么,从他的画作中,我们又可以得到哪些医学知识呢?

04酒神其实是「酒鬼」?

酒神
这幅画的名字叫做《微醺的酒神巴克斯》,是卡拉瓦乔1596年的画作。据说卡拉瓦乔本人也非常嗜酒,所以他会去画酒神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这幅画中,你可以看到酒神的脸颊和手背泛红、眼泡微肿,这些特征在酗酒者中极为常见[7]。(奇点的 Bio Talker老师,看到这里,幽幽地说道:“喝酒脸红,我猜酒神携带乙醛脱氢酶基因突变!”)

酗酒者,可以用一个更准确的词语“酒精使用障碍”(alcohol use disorder,AUD)来描述。根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解释,AUD是一种慢性复发性脑部疾病,其特征是强迫酒精使用、无法控制酒精摄入以及不喝酒时情绪就很低落[8]。

在这幅画中,酒神酒杯中的酒轻泛涟漪,说明酒神的左手有点抖,而这暗示着他的运动机能损伤,无疑又是AUD的表现之一[7]。

此外,酒神的目光呆滞、睡眼朦胧,而这也是喝酒太多所致的低迷精神状态[7]。

所以说,酒神是不是更应该叫“酒鬼”呢?

接下来,我们要看两幅画。虽然这两幅画描绘的都是美女,但是……

05美女也可能躲不过乳腺癌?

年轻女子肖像
这幅画是拉斐尔的《年轻女子肖像》,可能是最早描绘乳腺癌的肖像画[9]!

画中的女子双侧乳房不对称,左侧乳房增大,并且在靠近腋下的地方有不规则突起。在女子食指上方还有一块卵圆形的突起。所以有科学家就推测这幅画中的女子是有乳腺癌的[9]。

当然,这种说法也遭到了一些人的反对,他们认为女子的手势本来就很容易造成乳房变形[10]。

如果说拉斐尔的这幅画中,女子是否得了乳腺癌还存在争议的话,另一位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伦勃朗的名画《沐浴的拔士巴》就毫无疑问地描绘了一个患有乳腺癌的女子。

沐浴的拔士巴
这幅画描绘的是圣经中的故事,说的是大卫王诱惑有夫之妇拔士巴(Bathsheba)。画中的拔士巴,表情忧郁,手中拿着大卫王给她的信件。

她的双侧乳房明显不对称左侧乳房肿大左侧腋窝有很大的肿块皮肤颜色变得非常黯淡[11]。

还有一本叫做《拔士巴的乳腺癌:女人、癌症和历史》的书[12],专门用了伦勃朗的这幅画做封面。

当然,在其他的一些名画中也有关于女性乳腺癌的描绘,我们这里就不多说了。

终于,我们要看最后一幅画了,这也是最能体现医学场景的名画了。

06杜普医生演示的解剖学结构正确吗?

The anatomy lesson of Dr Nicolaes Tulp, by Rembrandt van Rijn
这是伦勃朗在1632年的画作,名叫《杜普医生的解剖课》,是荷兰阿姆斯特丹外科医生协会委托伦勃朗所作,伦勃朗也凭借此画而一炮走红。

这幅画的主角,杜普医生(Dr. Nicolaes Tulp),是当时阿姆斯特丹非常有名的解剖学讲师和外科医生。此外,他还是阿姆斯特丹的议员甚至还当过市长[13]。

在这幅画中,杜普医生正拿着解剖剪挑起尸体前臂上的肌肉,这个动作意味着杜普医生的解剖课内容,不再只向大家展示肌肉的结构,而是更加注重肌肉的功能

在画面的右下角有一本被放大的书籍,有人说这是维萨里(Andreas Vesalius)的《人体的构造》[14],杜普医生是在向维萨里致敬。

维萨里是谁呢?他是近代人体解剖学的创始人,他的解剖学巨著《人体的构造》,颠覆了统治西方医学一千多年的盖伦解剖学理论。所以,维萨里是跟哥白尼比肩的科学巨匠。

不过,关于杜普医生展示的这组肌肉,不论是在医学论文还是在艺术史文献中,都有很多争论,认为这存在解剖学错误[15]。

前臂解剖
至于到底错在哪里,没有学过解剖学的我,就不敢妄言了,咱们留言区见吧(医生朋友们,到了你们来科普的时刻了)

 

参考资料:

[1] Huyghe R. La Joconde[J]. Fribourg,Switzerland: Office du Livre, 1974, 53.

[2] Dequeker J, Muls E, Leenders K.Xanthelasma and lipoma in Leonardo da Vinci’s Mona Lisa[J]. 2004.

[3] Meshberger F L. An interpretation ofMichelangelo’s Creation of Adam based on neuroanatomy[J]. JaMa, 1990, 264(14):1837-1841.

[4] Di Bella S, Taglietti F, Iacobuzio A,et al. The “delivery” of Adam: a medical interpretation ofMichelangelo[C]//Mayo Clinic Proceedings. Elsevier, 2015, 90(4): 505-508.

[5] Janz D. Epilepsy, viewedmetaphysically: an interpretation of the biblical story of the epileptic boyand of Raphael’s transfiguration[J]. Epilepsia, 1986, 27(4): 316-322.

[6] Paluzzi A, Belli A, Bain P, et al.Brain ‘imaging’in the Renaissance[J]. Journal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Medicine,2007, 100(12): 540-543.

[7] Ge S M. Observation: The Importance ofArt in Medicine[J]. 2013.

[8]https://www.niaaa.nih.gov/alcohol-health/overview-alcohol-consumption/alcohol-use-disorders

[9] Espinel C H. The portrait of breastcancer and Raphael’s La Fornarina[J]. The Lancet, 2002, 360(9350): 2061-2063.

[10] Baum M. La Fornarina: breast cancer ornot?[J]. Lancet, 2003, 361(9363): 1129.

[11] Braithwaite P A, Shugg D. Rembrandt’sBathsheba: the dark shadow of the left breast[J]. Annals of the Royal Collegeof Surgeons of England, 1983, 65(5): 337.

[12] Olson J S. Bathsheba’s breast: Women,cancer, and history[M]. JHU Press, 2002.

[13] Middelkoop N, Enklaar M, van der PloegP. Rembrandt under the scalpel: the Anatomy lesson of Dr. Nocilaes Tulpdissected[M]. Mauritshuis, 1998.

[14] Di Matteo B, Tarabella V, Filardo G,et al. Nicolaes Tulp: The Overshadowed Subject in The Anatomy Lesson of Dr.Nicolaes Tulp[J]. Clinical Orthopaedics and Related Research®, 2016, 474(3):625-629.

[15] IJPMA F F A, VAN DE GRAAF R C, NICOLAIJ P A, et al. History of Hand Surgery. The Anatomy Lesson of Dr. Nicolaes Tulpby Rembrandt (1632): A Comparison of the Painting With a Dissected Left Forearmof a Dutch Male Cadaver[J]. Journal of Hand Surgery, 2006, 31: 6.

 

奇点分享微信

推荐阅读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