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盈 李盈

科技控,关注医疗领域的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

刷朋友圈,点个赞,加个好友,更新一条状态,上传一张新照片,这已经成为我们每天的生活状态,如果每天不打开微信,我们心中总觉得空落落的,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当使用社交媒体成为生活中必须完成的仪式时,对社交媒体的批评也随之而来。

少看微博,里面都是垃圾信息没营养!

少刷朋友圈,看到别人过得那么好你会觉得自己是个loser!

对社交媒体持批评态度的人认为,像微博微信这样的社交媒体,会对人们的精神健康和身体造成伤害,社交媒体总是攀比成风,你总会觉得别人的生活会更酷;同时,伴随私人圈子和工作圈子重合度越来越高,为了不让boss看到你埋怨加班,你还得费心费力地进行分组「仅部分好友可见」。相关研究也证明了这一点。三年前,发表在PLOS One期刊上的一项研究发现,在为期两周中,研究对象使用Facebook的频率越高,他们在这段时间内对自己幸福度评价越低。

90d3d24d340be7ff0ac6b4bd7ec9c2c0

然而,就当人们一边用一边骂的时候,最近一项研究要为社交媒体「洗白」了,科学家们发现是否使用社交媒体和寿命长短相关,使用Facebook的人要比不使用的人寿命更长。这项研究发表在PNAS上。

1979年,Berkman 和Leonard Syme发表的经典论文中得出了社交网络和寿命长短的相关性,一个人获得的社会支持越多,那么他/她的寿命也就越长。此后,这项结论已经被反复验证过。现在,社会关系对预测寿命长短的重要性已经和是否抽烟一样重要,高于肥胖和缺乏运动。

但问题是,我们一直讨论真实生活中的社会关系。伴随着社交媒体越来越普及,我们很多社交行为是在线上完成,线上的行为是否会对寿命长短造成影响?如果有影响,是哪些线上行为造成了影响?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研究者选取了全球最大的实名社交网站Facebook作为分析对象,在保护隐私的情况下,选取了Facebook上地区为美国加利福尼亚、在1945-1989年出生、2010年10月份之前注册Facebook的一共1200万份用户数据,将选取的用户数据和加州公共卫生部门的寿命记录相匹配,控制性别、年龄、种族变量后,将仍然活着的人和已经去世的人过去六个月的行为活动比较后发现,使用Facebook的人要比不使用的人活得更久,死亡率下降了12%。

1
网络社交对降低癌症的死亡率不明显,但是对降低心血管病和药物过量、自杀导致的死亡很明显

 

 

因性传播的疾病、癌症、意外伤害、药剂过量、自杀导致的死亡中,使用Facebook人群和不使用的人群相差不多;但是在传染病、糖尿病、精神疾病、痴呆、缺血性心脏病、中风、心血管疾病、肝病、杀人导致的死亡中,使用Facebook的人群要低于不使用的人群。但是研究者认为,这只是一个粗略的结论,受到其他社会因素影响。研究者认为,导致这样的结果存在一些可能性,比如说Facebook就是吸引更加健康的用户使用,或者说身患重病的人会注册Facebook的账号来结识更多的病友。

在对使用Facebook人群内部的分析中,研究者收集了用户的朋友数量、照片数量、状态更新情况、留言数量、发送消息数量、发送好友申请、接受好友申请等数据,将婚姻状况、接入Facebook设备、朋友间最高的教育程度指标也都纳入其中。

研究者发现,与线下社交相关的线上行为,比如说在Facebook上发照片,与死亡率降低相关;仅仅只有线上活动,比如说发送文字信息,则与死亡率降低不相关。「点赞」没有表现出相关性。

研究者认为,用户上传的照片很大概率是在真实的面对面的交流环境中拍摄的。实际上,真实的社交活动才可以降低死亡率,而不是仅仅是单纯的线上行为。社交网络处于平均水平以及高于平均水平的人群(前50%-30%),比那些处于最后10%的人寿命更长。

2
图A说明主动添加好友没有呈现出相关性;图B显示了同意好友申请次数越多,死亡率越低

 

另一方面,研究者也讨论了「主动添加好友」和「同意好友申请」对死亡率的影响。令人惊讶地是,「同意好友申请」与死亡率降低相关,Facebook用户中同意好友申请次数最多的用户寿命最长,而「主动添加好友」则没有呈现出相关性。「我本以为主动接触他人的人会拥有更好的健康」,James Fowler说,他是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公共卫生和政治学教授,同时也是这篇论文的作者之一。

研究者认为,适度使用Facebook的人群、进行更多的真实社交行为的人群拥有更长的寿命,这一发现在社交媒体上再次印证了社交与寿命之间的关系。像Facebook这样的社交媒体是现代人维持社会关系的平台,它间接地提供了让人们更便捷地接受社会帮助、鼓励更多的社交行为,以此来提高人们的寿命。

「我们发现在线上拥有更多朋友的人要比那些脱网的人死亡率要低,这有力地反驳了认为社交媒体对人的健康只有负面作用的观点。」研究者说。

然而,研究者也承认,本次研究存在很多局限性。首先,研究的外部效度比较低,因为Facebook在众多社交网站中是非常特别的;其次,本次研究只选取了美国加州地区的数据,如果在别的国家、别的地区可能会发现不同结果。最后,本次研究最大的研究限制就是它只是一个初步的观测性研究,只讨论了使用Facebook与寿命长短的相关性,没有讨论因果性。

本次的研究结果可能是因为更健康的人们拥有更多的朋友,更有精力去使用Facebook,没有任何证据说使用Facebook可以直接提高人们的健康,延长人们的寿命。

同时,一些人对研究的独立性表示怀疑,他们认为研究者与Facebook的关系太过密切。本次研究者之一,William Hobbs,29岁,他是东北大学博士后研究员,自从2013年,他就一直在Facebook担任研究实习员。另外一个作者,Moira Burke,在Facebook担任科学家。

Hobbs 说这项研究是在他在加利福尼亚大学读博士的时候进行的,Facebook方面没有干预研究的结果。「我们记录了研究数据,无论最后的结果是怎样的,Facebook都不能干预论文的出版,」他说,然而,他承认Facebook内部对于最后的结果非常自信。

pokemon-go-list1-1200x682

Hobbs认为,本次研究就算没有得出因果性的结论,但是他想要迈出相关研究的第一步,讨论社交媒体对于人们健康的影响。进而引发社会的思考,比如说,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社交媒体?如何借助社交媒体让人们生活地更加健康?

毕竟,2016年夏天全球的Pokemon Go的出现打败了一众健身软件,调查显示玩Pokemon Go的玩家要比之前平均多走了25%的路,其独特的游戏模式也鼓励玩家进行更多的真实社交。既然不能重回没有手机的时代,那就让社交媒体更好地造福人们健康吧!

参考资料:

【1】http://www.nytimes.com/2016/11/01/science/facebook-longer-life.html?ref=technology&_r=1

【2】Ethan Kross , Philippe Verduyn, Emre Demiralp, Jiyoung Park, David Seungjae Lee, Natalie Lin, Holly Shablack, John Jonides, Oscar Ybarra. Facebook Use Predicts Declines in Subjective Well-Being in Young Adults.PLOS one. http://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069841

【3】Berkman LF, Syme SL (1979) Social networks, host resistance, and mortality: A nine-year follow-up study of Alameda County residents.Am J Epidemiol109(2):186-204

奇点分享微信

推荐阅读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