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Talker BioTalker

死磕大数据、智能硬件、基因检测、人工智能, 有趣有料,一切与科技有关

前几天跟我们大奇点的老编辑汇报选题的时候,我说我要做一家想让我们活很久很久的公司–Human Longevity Inc(HLI)。正在研究老龄化的老编辑说,“我觉得这个挺悲剧的”。

人类寿命越来越长真的是件好事吗?还记得今年8月27日,医学领域大名鼎鼎的《柳叶刀》发布了一篇名字超长的研究文章,声称“我们会活得更久,但带病生存时间也更长”。这应该是老编辑口中“悲剧”的原因吧。

成立于2013年的HLI真的不一样,他们的官网上赫然写着,“我们不仅仅是一味地追求长寿,我们追求的是一种值得过的长寿生活”。

步入老年之后,很多人都会被恶性肿瘤、呼吸系统疾病、心脏疾病、糖尿病、关节炎、骨质疏松症、老年痴呆症等慢性病苦苦纠缠。毛爷爷曾经说过,“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那么“与病斗”呢?也许只有科研人员才会说“其乐无穷”,老年人应该会说“生不如死”。

一直以来,这些个祸害老年人的疾病都是被“分而治之”的。但是慢慢的一些研究人员开始注意到,“最应该被治疗的老年性疾病是衰老本身”。换句话说就是,“衰老才是人类重大疾病的最大风险因子”。那么需要治疗的就是衰老本身。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意欲延缓衰老,首先得搞明白人体为什么会衰老。例如,有人把目光盯在了血液上,因为人体血管总长度达96000公里,遍布全身所有器官,是不是血液里面的物质在发号施令?加利福尼亚大学的Tony Wyss-Coray教授等人的研究表明,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

尽管Wyss-Coray等人已经发现,年轻的血液可以逆转细胞的衰老,但仍旧不知道是血液中的哪种物质起到了这种作用。是蛋白质?核酸?还是小分子化学物质?是一种?还是多种?都不知道。

J. Craig Venter、Robert Hariri和Peter H. Diamandis共同创办的HLI和同样创办于2013年的Alphabet子公司Calico,正在从更高的维度和更全面的角度,揭示衰老以及与衰老相关疾病的秘密。由于Calico继承了Alphabet一贯的保密风格,我们几乎很难知道他们在秘密的进行着哪些研究,但是从他它研究团队的人员构成和对外合作事项来看,Calico与HLI做的事情有很多是相同的。

HLI认为自己是第一家“集万千高科技于一身”的公司。HLI意欲使用基因测序、蛋白组、代谢组、微生物组、信息、干细胞治疗等先进技术,建立世界上最全面的人类基因型和表型数据库,以解决与衰老有关的人类生物学衰退疾病。

基因组。随着计算机技术的进步,DNA测序技术已经可以做到更快、更好的完成人类基因组测序了。HLI正在建设世界上最大的人类基因组测序中心。HLI采用的是Illumina的HiSeq X TEN测序系统,该测序系统通量极高,可以保证HLI每年数以万计的人类基因组测序需求。HLI计划每年完成4万人的基因组测序,最终的目标是每年完成10万人的基因组测序。今年美国政府也发起了奥巴马政府主导的“精准医疗”百万基因组计划,但是他们的进度应该是赶不上HLI了。

微生物组。在收集人类基因组数据的同时,HLI的Biome Health部门也将收集同一批人的微生物组数据,该项目由Karen Nelson博士领衔。

微生物组由寄居在人体内(上)的所有微生物组成,无论它们有利于人体健康还是会导致疾病。通过更好地了解人体微生物组(肠道,口腔,皮肤,肺,以及身体其他部位),HLI计划开发改良的益生菌,先进的诊断和治疗方法,以改善人体健康。Karen Nelson作为J. Craig Venter研究所(JCVI)的总裁,在2006年带领团队首次开展了人类肠道微生物研究。 JCVI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的研究人类微生物组项目(Human Microbiome Project,HMP)的三大中心之一。

代谢组。人体代谢组研究的重要性主要体现在,代谢组是人体疾病最直观的反应。通过量化各种小分子化学物质,便于我们理解人体疾病发生的原因。目前,HLI代谢组的研究主要由位于Research Triangle Park的Metabolon代谢组学公司提供技术支持。HLI计划检测人体内2000余种化学物质的变化。

干细胞技术。干细胞是一类未分化的细胞,它可以在不同的组织器官中分化成成熟的特定细胞。干细胞的来源比较广泛,主要有以下几种,来自于胚胎早期的胚胎干细胞,来自于胎盘和脐带血、骨髓、脂肪组织、以及血液的成体干细胞。成体干细胞对人体生命过程中组织的修复和重建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衰老组织表现出的成体干细胞缺陷或者不足,有可能为细胞治疗和基因治疗的关键靶点。

在联合创始人Robert Hariri的带领下,HLI正在从多个角度发力,希望利用干细胞治疗可以有效的延长人类的寿命。HLI开展的工作的前提理论是,当人体衰老时会有许多生理上的变化,包括基因组的降解。HLI会监测干细胞分化、正常衰老时的基因组变化情况,希望找出它们与疾病之间的关联。

此外,HLI新成立的Health Nucleus除了采集上述数据之外,还将在通用电气和CorTechs实验室的支持下,开展人体全身MRI分析;在ProKinetics的支持下,开展人体步态评价;借助3dMD技术平台,对人体做全身数字评估;使用ResMed、iRhythm和InBody分别监测睡眠质量、心率和身体成分。

信息技术。在采集足够的人体基因组,微生物组,和表型数据库之后。HLI将这些数据之间的生物学相关性作为关注重点。这部分工作,由前Google机器学习团队成员Franz Och领导,作为HLI的首席数据科学家,Och将带领团队开发新的统计遗传学,生物信息学和数据挖掘算法,作为探索相关性的工具。这部分工作是HLI探索人类衰老原因,寻找抗衰老基因最关键的一部分。由于需要分析的数据体量庞大,该项目前将与圣地亚哥超级计算机中心展开合作。

如此巨大体量数据的采集,所需的花费也是难以想象的。仅仅完成100万人体全基因组测序就需要10亿美元的支出。目前HLI仅仅获得了7000万美元的A轮投资,显然缺口是巨大的。但是Venter作为一名成功的科学家兼商人,他之前有过向投资商兜售大概念获取投资的经历,据悉他目前正在与投资商接洽,以谋求巨额投资。另外,HLI也在与一些保险机构合作,希望将自己的基因检测产品销售出去。目前,HLI对部分基因做出解读的产品售价为250美元,而Health Nucleus提供的全部服务售价高达25000美元。

我们不得不承认HLI玩儿的的确非常大,大到让人有些担心他们能不能完成。但是如果我们再看看三位创始人的“江湖地位”,心里也许会踏实一些。

Venter是一位科学狂人,科学界对其评价褒贬不一。仅一个事迹就可以证明他的实力。那就是对二十一事迹影响最大的人类全基因组计划。当年Venter带领自己的测序小分队,以一人之力与资金雄厚的六国集团竞争。最终竟然能凭借自主研发的测序技术率先完成测序。牛X程度让人咋舌。Hariri是世界上领先的干细胞治疗公司Celgene的创始人。Diamandis是国际著名“X大奖”基金的CEO。

当然,作为初创公司,Human Longevity现在还没有牛X的研究成果。但是Venter认为,在5~10年之后,一切就不同了。

奇点分享微信

推荐阅读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