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点 奇点

链接全球创新医疗

在经历了长达5年的设计、制作和功能测试后,总奖金高达1000万美元的高通三录仪X PRIZE竞赛(Qualcomm Tricorder X Prize)终于公布了它的获奖者!

由Basil Leaf Technologies创始人、急诊室医生Basil Harris博士和网络工程师George Harris兄弟领导的团队——Final Frontier Medical Devices获得了最高额的奖金,260万美元。比他们稍逊一筹的是来自中国台湾,由哈佛医学院教授彭仲康领导的Dynamical Biomarkers Group(后文简称DBG),团队成员包括内科医生、科学家和工程师,他们获得了100万美元的奖金。

Basil Harris博士和他的团队

尽管比赛正式结束了,但是X PRIZE基金会仍然表示,他们将继续支持这两个团队以及其他五个入围决赛的团队,帮助他们将产品投入市场。除去两个团队获得的奖金和在竞赛过程中作为里程碑式奖励的100万美元,剩余的奖金将全部投入产品市场化中。

在正式宣布获奖者前,Basil Harris博士就已经得到了消息,并且接受了MobiHealthNews网站的采访,他说:“我们赢了,而且是大获全胜。无论最后官方的声明是怎样的,我都觉得我们的团队所做的事情是不可思议的。”而另外一组获奖团队DBG的队长彭仲康则表示:“进入了前七名的团队,每一个都是‘胜者’。”

一条漫长的比赛之路

高通集团和X PRIZE基金会在2012年的CES大会(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上推出了这个比赛。三录仪(Tricorder)这一概念来自于电影《星际迷航》(《Star Trek》),它是一款手持扫描设备,将它应用于医疗上,可以快速扫描患者,立即诊断问题,制定治疗方案。参与大赛的团队被要求尽力达到几个要求:仪器重量小于5磅(2.27kg),可以持续监测5种生命体征、诊断13种疾病准确性≥70%才算获胜),而且要让所有人都可以使用,而不仅仅是医疗专业人员。

检测项目:

10个必须能检查的项目:贫血,房颤,慢性阻塞性肺病,糖尿病,白细胞增多,肺炎,中耳炎,睡眠呼吸暂停,尿路感染和absence of conditions。必须能做到其中3项:胆固醇筛查,经食物传播的疾病,HIV筛查,高血压,甲减/甲亢,黑素瘤,单核细胞增多症,百日咳,带状疱疹,脓毒性咽喉炎。5种生命体征:血压,心率,血氧饱和度,呼吸频率,体温)

彭仲康教授和他的团队

对此,Harris博士调侃道:“做一个三录仪并不难,那么让我们做一个不是给麦考依医生(Bones McCoy,电影中人物)用的吧!”(奇点糕注:此处应是指上文的最后一个条件,这款设备必须要让普通人也能用,而不仅仅是医生)

X PRIZE的项目总监Grant Campany表示,X PRIZE是从1996年的安萨里X PRIZE(Ansari X Prize)开始的,当时的主题是制作能够荷载3名乘客往返太空的飞行器。设立这个系列奖项的目的就是想要推动一些地区的市场向前发展,因为光依靠这个地区自己的力量,他们可能根本没办法前进,或是不能快速的前进。

Basil Harris博士和他的团队研发的三录仪系统DxtER

“我们专注于我们认为是瓶颈或市场失败的地方,” Campany说。“今天人类面临的最深刻的市场失败之一就是有数亿人没有医保。而解决这个问题的机会就是技术。如果没有X PRIZE,就没有支持研发和测试新设备的资金。这虽然有一定的风险,但也是X PRIZE看好的地方。 这样一个以物质刺激的竞赛,希望能够给世界各地人们提供动力,打破常规思路,并且不受地理上的限制,成为一个真正的全球化运作,吸引最好的人才和最优秀的智慧,来解决这个特殊的问题。”

一开始的时候,竞赛吸引了300多个预报名。2013年底,X PRIZE宣布了共有34个队伍进入比赛。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团队的组成各不相同,从硅谷创业公司到大型上市公司再到车库里组建的团队,他们实在没有什么共同之处,而且来自世界各地,有大学队(其中一个进入半决赛),甚至还有一个高中队。

彭仲康教授和他的团队研发的三录仪

截至2014年底,34支队伍被淘汰到剩下10支进入半决赛,其中有两支队伍合并,两支队伍退出,最终实际上还剩下七支队伍,(一个待定,一个由于其原型在海关被扣留)。 这10个原型机,必须证明其在临床测试中的准确性。去年年底,最终只有DBG和Final Frontier进入了最后阶段。在这个阶段里,设备被单独放在测试者的房间里,看看他们是否足够好用。

DBG和Final Frontier组完全不同, “华盛顿邮报”将竞赛的结果称之为“罗勒和歌利亚故事”:Harris团队的7位成员(至少原来是这样),都只有周末和晚上的时候加班,并且没有额外预算,而彭教授的团队有五十名医生,科学家和程序员,以及HTC和台湾的支持。

在最后一天的时候,发现团队生产的设备在许多方面都是相似的。 DBG和Final Frontier都结合了模块化设备,包括触摸屏(DBG智能手机和Final Frontier设备的平板电脑,称为DxtER)和许多不同的传感器。两个团队对于用户体验方面的重要性都有相同的认识。

彭仲康教授和他的团队成员名单

“我认为我们遇到这个问题与大多数其他进入比赛的队伍有点不一样,我从AI的角度来看,‘在急诊室做诊断需要做哪些事情?’”Harris说。“我认为大多数团队可能从酷炫的传感器开始,之后建立AI,而我们是从反方向开始的。虽然我认为这两个部分都需要,但我们是一个小团队,所以我们从我们所知道的开始。我认为这是从设计的角度来总结我们。”

彭教授对Harris的说发表示同意,有时很难让团队的用户界面和临床部分同步。

“我们最初天真认为这纯粹是一个技术问题,”彭教授说。“我们开发了算法,用于图像和信号分析。像Basil说的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做法。最后,我们得出了相同的结论。筛查,诊断和预筛选,这些重要的事情,其实是需要临床AI的帮助的。”

Harris说,他那个“小而美”的团队实际上是一个优势,因为它可以让他们快速摆脱并抛弃那些不起作用的想法。

“当你发展成这样的未知数时,我们走过许多盲目的路也走进过死胡同,你只能从错误中学习,然后重新组合,” Harris说。“你需要决定什么时候切断一条路径,如果这条路没有给你你需要的结果,那么就另走一个新的路线。”

Campany也强调了直接对消费者的重要性,这使得三录仪在医疗保健方面的作用明显不同于其他先进的医疗传感器。

“我认为真正将这些设备与其他设备区分开来,是它在严格的条件下被客观的评估,同时让潜在用户变成客户,” Campany说, “我知道有很多公司声称他们是三线式的,但我质疑其中的任何一个满足这被严格设计的设备的苛刻性或复杂性。我们谈论13个医疗条件,不断监测五个生命体征,并由消费者使用。这些标准与我们所看到的其他标准都非常不同,坦率地说,我们认为这个团队的标准比世界其他任何正在研发的标准超前至少18个月。”

下一步是什么?

既然比赛已经完成了,市场推动也实现了,那么问题来了:这是否足以持续下去?

Campany说:“我认为我们已经看到的是我们的技术演示是成功的,并且在客观环境中是可行的。这给我们提供了什么机会呢?数据已经有了,人们不但会跟这些团队合作,而且会资助他们。我们现在已经超越死亡之谷了,我们要做的是如何加速这些技术的发展以达到服务大众的目的。这才是我们下一步需要做的事情。”

但是,那并不意味着高通公司和X PRIZE不会给这些团队提供帮助。

X PRIZE的CEO,Marcus Shingles说:“高通公司X PRIZE产生了一大批关键的多样化和合格的团队,保证了近五年的实验和迭代,最终才能有非凡的结果。我们对参赛的团队特别满意,尤其是Final Frontier 和 DBG。尽管X PRIZE竞赛阶段已经结束了,但是X PRIZE、高通基金以及一系列战略伙伴都承诺并很高兴步入一个新阶段,在这个新阶段中,我们将支持这些团队扩大其影响力并通过一系列新的后期竞争举措来不断完善三录仪的功能。”

X PRIZE今夜声明,除了获奖者,高通基金还将投入380万美元,用于促进数字健康生态系统:包括继续进行消费者测试、为高通三录仪X PRIZE团队提供指导、支持三录仪设备的继续开发。“具体说来,基金会已经要求向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提供250万美元拨款,包括阿尔特曼临床与转化研究所。承诺的余额将分配给其他组织。”

由《星际迷航的》的创作者Gene Roddenberry(1921-1991,《星际迷航》编剧)的儿子建立的Roddenberry基金,承诺额外增加160万美元,用于将三录仪引入到医院和社区中。在整个比赛过程中,FDA与X PRIZE合作,为参赛者提供专门的帮助。FDA将继续给予决赛和半决赛的参赛者以帮助,将他们的仪器推向市场。

“我们在三年前就与FDA,CDRH(设备仪器与放射健康中心,是FDA的下属机构,负责美国境内医疗设备)建立了联系,”Campany说。 FDA组建了18人工作小组与团队互动。 现在看来,这种交流沟通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些设备基本上是为商业化而设计的,FDA从临床的角度给团队的产品做了上市指导。 我们认为我们与FDA合作是一笔巨大的财富,甚至所有使用这一资源的团队和其他人都将从中得到很多收获。

X PRIZE将制作一部长篇纪录片和巡回展,以提高公众对该技术的认识,并与零售商合作,确保成品设备的分销渠道。

接下来,对这些团队而言是更多的工作,但是由于大奖已经揭晓,竞争的气氛会淡很多。现在,这些队伍现在可以自由地合作,相互学习。

“我们也不会停下来,”Harris说。 “我们正在推进。现在我们的产品还不成熟,但是这是个与人类健康有关的严肃商业行为,我们的产品还不能面市。我们已经努力使我们产品的每个元件通过FDA的临床测试。在我的医院,我们已经开始使用我们的第一个新型传感器进行临床测试,我们将要遍历每个传感器,直到我们建立整个套件。”

DBG正在开发第二代设备,这一代产品将不受X PRIZE的限制,能够诊断50种疾病,而不仅仅是13种。

“我们有个计划,我们希望在中国的农村部署这个系统。” 彭教授说,“我们现在正在和大陆讨论。”

与Gene Roddenberry在“星际迷航”中对未来怀揣美好希望一样,Harris的梦想是,在未来他的设备将如何使用。

“我未来的梦想是,在急诊室有一个病人进来,说’我有这种三录仪’,它可能是CK团队或者其他团队做得,这没关系,”Harris说 。 “ 我希望我能够相信这个仪器的诊断信息,然后开始下一步的治疗。这就是我们想看到的提高医疗保健系统的效率,并改善人们获得医疗保健的质量。”

来源:

http://www.mobihealthnews.com/content/qualcomm-tricorder-x-prize-has-its-winner-work-tricorders-will-continue

奇点分享微信

推荐阅读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