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Talker BioTalker

生命科学,有意思!

 

在2月13日的顶级医学期刊《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上,凯撒医疗集团Jillian T. Henderson博士团队分析了近年来的几个大型临床研究结果,发现给无症状的女性做卵巢癌筛查不仅无益,反而可能有害[1]。

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基于此项研究在JAMA上发表申明,“卵巢癌筛查不仅不能降低卵巢癌的死亡率,筛查出现的假阳性结果反而会给女性带来中度至重度伤害,综合来看弊大于利。因此建议不要给无症状,且遗传风险不明确的女性做卵巢癌筛查。”[2]

在女性群体中,卵巢癌是发病率和死亡率均处于前十的癌症,虽然发病率相对较低,但由于卵巢癌起病隐匿,却是妇科肿瘤里面致死率最高的癌症。

中国卵巢癌死亡率在走上坡路

有统计数据表明,在所有卵巢癌患者中,只有20%是在I期确诊,这部分患者的5年生存率大于90%;不幸的是,大部分女性确诊时,病情都已经发展到III期和IV期,其中,在美国约60%的患者是在卵巢癌发生转移之后才确诊的[3],对于这部分患者,她们的5年生存率只有17%-39%[4]。

显然,卵巢癌是一个极具筛查潜力的癌种。如果能找到一种有效的卵巢癌筛查方法,每年可以挽救数十万女性的生命。

在过去的20多年里,科学家一直在寻找筛查卵巢癌的有效方法,其中血液肿瘤标志物CA-125检测和经阴道超声这两种手段被研究人员寄予了厚望。

在本研究中,Henderson博士团队分析了近年来单独使用CA-125或者经阴道超声,以及联合使用二者开展卵巢癌筛查的随机临床试验和研究论文。最终仅找到4个可以用来分析的试验。其中UKCTOCS和PLCO这两项临床研究的队列最大,分别涉及202546人和68 557人,另外两个队列相对较小。

研究流程

Henderson博士主要分析了卵巢癌的死亡率、假阳性的筛查结果和手术、手术并发症,以及筛查对心理的影响等数据。

基于这些数据,研究人员主要考察了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在无症状的女性群体中,用单一的CA-125或者经阴道超声,以及二者联合使用筛查卵巢癌,会降低全因或者卵巢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吗?

 

结果如下。

CA-125筛查组:在UKCTOCS这个大型临床研究中[5],筛查组和对照组的卵巢癌死亡率分别为0.32%和0.35%,二者之间没有显著差异。

没用

经阴道超声组:在UKCTOCS这个大型临床研究中,筛查组和对照组的卵巢癌死亡率分别为0.32%和0.35%,二者之间没有显著差异。

也没用

CA-125联合经阴道超声组:在PLCO这个大型临床研究中[6],筛查组和对照组的卵巢癌死亡率分别为0.34%和0.29%,二者之间没有显著差异。

还是没用。

 

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的申明

第二个问题:用单一的CA-125或者经阴道超声,以及二者联合使用筛查卵巢癌,对女性会有危害吗?

结果如下。

CA-125筛查组:在UKCTOCS这个大型临床研究中,44.2%的没有卵巢癌的女性至少出现一次假阳性结果,这意味着她们需要做后续的长期随访和检查,以确定病情。最后有1%的女性做了确诊手术,但是没有发现癌症,3.1%的女性术后出现了并发症,包括感染、内脏损伤、麻醉并发症,以及心血管和肺部事件等。

有害!

经阴道超声组:同样是在UKCTOCS这个大型临床研究中,3.2%的女性接受了手术,也没发现癌症。手术导致的并发症包括疼痛、不适和感染等。

有害!

CA-125联合经阴道超声组:在PLCO试验中,9.6%的没有卵巢癌女性至少出现一次阳性结果。3.2%的女性接受了诊断性手术检测,但没有发现癌症。这些手术中,有15.1%的女性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包括感染、直接手术伤害、心血管和肺部事件,以及其他原因不明的不良事件。

还是有害!

由于受试者被怀疑为卵巢癌之后,诊一般是通过手术切除一个或者两个卵巢(而不是取少量组织),因此在没有癌症的女性中,不必要的手术切除卵巢的潜在危害是很大的。

正是基于以上的分析,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才发表了第二段那个申明。虽然是个让人悲伤的声明,但是它能避免广大女性朋友因无效的筛查做一系列过度的诊疗。

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这项申明发布之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毕竟卵巢癌发病比较隐匿,症状一般到晚期才出现,从不同时期的5年存活率来看,很多人和机构还是希望能做到早期筛查。但不幸的是,至少目前的证据表明,现行的筛查手段是弊大于利的。

 

不过,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还是提供了一些建议。对于那些有乳腺癌或卵巢癌家族史,以及有卵巢癌相关症状的女性,应该尽快找医生做相关的咨询或者检查

 

对于其他大部分的无症状女性,不要为此事过度焦虑,也不要去做可能给身体带来伤害的无谓检查。科学家也一直在努力寻找有效的卵巢癌筛查手段。

参考资料:

1. Henderson J T, Webber E M, Sawaya G F. Screening for ovarian cancer: updated evidence report and systematic review for the 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J]. JAMA, 2018, 319(6): 595-606.

2. 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Screening for ovarian cancer: 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recommendation statement  [published online February 13, 2018].  JAMA.

3.SEER (Surveillance, Epidemiology, and End Results Program). SEER Stat Fact Sheets: ovarian cancer. https://seer.cancer.gov/statfacts/html/ovary.html. Accessed November 2, 2016.

4. Survival rates for ovarian cancer, by stage.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website. https://www.cancer.org/cancer/ovarian-cancer/detection-diagnosis-staging/survival-rates.html. February 2, 2016. Accessed January 22, 2018.

5. Jacobs I J, Menon U, Ryan A, et al. Ovarian cancer screening and mortality in the UK Collaborative Trial of Ovarian Cancer Screening (UKCTOCS):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J]. The Lancet, 2016, 387(10022): 945-956.

6. Buys S S, Partridge E E, Black A, et al. Effect of Screening on Ovarian Cancer Mortality The Prostate, Lung, Colorectal and Ovarian (PLCO) Cancer Screening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J]. JAMA, 2011, 305(22): 2295-2303.

 

 

 

奇点分享微信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