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点

前几天我们报道了姜中的外泌体可以改善肠道微生物、保护肠道的研究。不过,姜毕竟味道不是那么好,今天奇点糕给大家介绍一个更好吃的——地中海饮食,不仅好吃,还有利于身体健康。(注:世界三大饮食结构分别为:西方饮食,地中海饮食,东方饮食)

地中海饮食已在多个研究中被证明能明显降低乳腺癌的发病风险,其中包括一个在欧洲多国进行了11年的涉及30多万人的队列研究[1]。

Katherine Cook博士
Katherine Cook博士

但是,目前我们还不清楚这种饮食方式是如何预防乳腺癌的,这也让很多人对地中海饮食的好处抱以谨慎的态度。

最近,美国维克森林大学的Katherine Cook博士团队终于在猕猴上发现了地中海饮食预防乳腺癌的机制。他们发现,相比西方高脂饮食,地中海饮食能直接改善乳腺微生物的组成,有利于合成具有抗癌作用的代谢产物,可以抑制肿瘤的发生。这是科学家首次证实饮食能直接影响乳腺微生物。

此外,他们还鉴定了有利于乳腺癌预防的微生物种类,这有助于指导女性通过干预乳腺微生物来预防乳腺癌。这项研究发表在近期的著名学术期刊Cell Report上[2]。

地中海饮食能降低疾病风险,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其中就包括能降低糖尿病,心血管疾病以及癌症的患病风险。也不是奇点糕瞎吹,看着地中海饮食的食谱你就会觉得很健康:谷物,豆类,坚果,蔬菜和水果,鱼或海鲜,白肉和鸡蛋,再配以适量的家禽和乳制品(呃,看饿了…)。

饮食除了通过直接提供营养物质外,还能改变体内的微生物组成以及这些微生物的代谢产物,间接影响我们的身体健康。现在人们对于肠道微生物的作用已经有比较深入的认识了。其实除了肠道微生物外,身体其他组织中也存在微生物菌群,包括皮肤,口腔,鼻腔,泌尿生殖道等,这些部位的微生物也发挥着重要作用。2014年,加拿大和美国科学家分别独立在人体中证实了乳腺微生物的存在,且健康人与乳腺癌患者的乳腺菌群有明显的差别[3]。由此,开启了乳腺微生物研究的大门。2016年,科学家又发现良性肿瘤的乳腺组织与恶性肿瘤的乳腺组织中的菌群也不一样,这表明乳腺菌群的失调可能是推动乳腺癌发展的驱动力[4]。

地中海饮食结构
地中海饮食结构

考虑到饮食对肠道菌群的影响,再结合地中海饮食会降低乳腺癌发病风险,Cook博士想到地中海饮食可能就是通过乳腺菌群来起作用的。

于是,她带领团队通过实验对这个想法进行了验证。

他们分别给一种雌性猕猴(该物种常用来作为乳腺癌风险模型)喂食地中海饮食或西方饮食(一种高脂饮食),31个月后取乳腺组织进行菌群分析。

结果显示,两种猕猴乳腺菌群的总体数量和种类没有太大区别,不过各种微生物的丰度明显不同。相比西方饮食,保持地中海饮食的猕猴,乳腺中毛螺菌和瘤胃菌丰度很低,乳酸菌的丰度比西方饮食的猕猴高近10倍,而乳酸菌通常被认为是一种益生菌。
随后,研究者们检测了乳腺组织的代谢组,发现食用地中海饮食猕猴的乳腺中,胆汁盐代谢物以及其他由微生物产生的生物活性化合物的含量要更高。这些胆汁盐代谢物可以激活乳腺组织细胞中的抗肿瘤信号通路,减少局部雌激素的合成,增加细胞凋亡,降低乳腺肿瘤的潜在危险[5]。而乳酸菌就含有丰富的胆汁盐水解酶,可以代谢胆汁盐,生成胆汁盐代谢物[6]。

此外,这些代谢产物还被发现能减少活性氧的产生,并抑制炎症反应,从而可以抑制与肿瘤发生相关的信号通路,预防肿瘤的产生。

两种饮食习惯的猕猴乳腺微生物明显不同
两种饮食习惯的猕猴乳腺微生物明显不同

简单总结一下,科学家们首次发现地中海饮食能改善乳腺微生物的组成,尤其是会增加乳酸菌的丰度,促进抗肿瘤因子的合成,进而抑制癌症的发生。

这里,起关键作用的就是乳腺微生物中乳酸菌的丰度。作者提到,之前有研究表明在乳腺癌动物模型中,口服乳酸菌可减少三阴性4T1乳腺癌肿瘤的生长[7]。而在人类中,口服乳酸菌可以增加的哺乳期妇女母乳中的乳酸菌数量[8]。这些证据暗示可以通过口服乳酸菌来增加乳腺中乳酸菌的丰度

当然,乳酸菌对乳腺的具体作用还需要更深入的研究来证实。最终的结论也要等待更进一步的机制研究以及临床试验结果来验证。

Cook博士团队正在计划进行下一步的探索,包括研究口服乳酸菌的实际效果,以及评估乳酸菌对乳腺的保护作用[9]。

近期,我们报道了很多乳腺癌治疗上的进展,令人备受鼓舞。不过,对于普通人,预防癌症的发生恐怕是一件更有意义的事情,希望我们的报道能帮助到你。当然,一切都有赖科学家的研究。

参考文献:

[1]Buckland,G., Travier, N., Cottet, V., Gonzalez, C. A., Luján‐Barroso, L., Agudo, A., … & May, A. (2013). Adherence tothe mediterranean diet and risk of breast cancer in the European prospectiveinvestigation into cancer and nutrition cohort stud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cancer, 132(12), 2918-2927.

[2]Shively,C. A., Register, T. C., Appt, S. E., Clarkson, T. B., Uberseder, B., Clear, K.Y., … & Cook, K. L. (2018). Consumption of Mediterranean versus WesternDiet Leads to Distinct Mammary Gland Microbiome Populations. Cell reports,25(1), 47-56.

[3]Urbaniak,C., Cummins, J., Brackstone, M., Macklaim, J.M., Gloor, G.B., Baban, C.K.,Scott, L., O’Hanlon, D.M., Burton, J.P., Francis, K.P., et al. (2014). Microbiotaof human breast tissue. Appl. Environ. Microbiol. 80, 3007–3014

[4]Hieken,T.J., Chen, J., Hoskin, T.L., Walther-Antonio, M., Johnson, S., Ramaker, S., Xiao, J., Radisky, D.C., Knutson, K.L., Kalari,K.R., et al. (2016). The Microbiome of Aseptically Collected Human BreastTissue in Benign and Malignant Disease. Sci. Rep. 6, 30751.

[5]Swales,K.E., Korbonits, M., Carpenter, R., Walsh, D.T., Warner, T.D., and Bishop-Bailey, D. (2006). The farnesoid X receptor is expressedin breast cancer and regulates apoptosis and aromatase expression. CancerRes. 66, 10120–10126

[6] Li, F., Jiang, C., Krausz, K.W., Li, Y., Albert, I., Hao,H., Fabre, K.M., Mitchell, J.B., Patterson, A.D., and Gonzalez, F.J. (2013). Microbiomeremodelling leads to inhibition of intestinal farnesoid X receptor signalling anddecreased obesity. Nat. Commun. 4, 2384

[7]Arago´n, F., Carino, S., Perdigo´ n, G., and de Moreno de LeBlanc, A. (2014). Theadministrationof milk fermented by the probiotic Lactobacillus casei CRL 431exerts animmunomodulatory effect against a breast tumour in a mouse model. Immunobiology219, 457–464.

[8] Jime´ nez, E., Ferna´ ndez, L., Maldonado, A., Martı´n, R.,Olivares, M., Xaus, J.,and Rodrı´guez, J.M. (2008). Oral administration ofLactobacillus strains isolated from breast milk as an alternative for the treatmentof infectious mastitis during lactation. Appl. Environ. Microbiol. 74, 4650–4655

[9]https://medicalxpress.com/news/2018-10-evidence-role-diet-breast-health.html

奇点分享微信

推荐阅读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