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点

说起吃酸奶,那不得不提我司那一米九的大汉。据说他小时候曾一口气吃了11袋酸奶。我猜,那11袋酸奶为他日后长得人高马大立下了汗马功劳。

aak_fermented-milk-products-additional_16x99月中旬,该大汉发了一篇“奶不能停”的文章。说是,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的科学家发现:与不食用乳制品的人相比,每天吃两份乳制品的人,全因死亡风险下降了17%,心血管死亡风险下降了23%!

这个研究在我们的微信后台引发了一波全民“吐奶”(吐槽喝奶)热潮。

其中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是,喝奶的习惯能不能防癌。遗憾的是,这个研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近日,四川大学华西基础医学与法医学院邓振华教授团队的研究[1],在一定程度上回答了上面的问题。

他们在分析了190多万人的研究数据后,发现吃发酵乳制品(奶酪、酸奶等)与总的患癌风险降低14%相关,其中吃酸奶与患癌风险降低相关性非常显著,高达19%。且亚组分析表明,吃酸奶的人群膀胱癌、结直肠癌和食道癌降低最多。

发酵奶制品摄入与各种癌症发病率之间的关系
发酵奶制品摄入与各种癌症发病率之间的关系

益生菌已经在食品和乳制品中安全使用了一百多年[2]。近年来,随着肠道微生物研究的兴起,人们越来越关注它们用于预防、减轻或治疗特定疾病[3]。

虽然大量研究表明,益生菌——尤其是乳酸杆菌和双歧杆菌——可以为人体提供广泛的益处,包括减少病理改变,刺激粘膜免疫,调节炎症反应[4]和增强免疫力[5,6]。

而且也已经有大量的研究讨论了发酵乳制品与癌症发生风险之间的关系。不过,科学家并没有得出一致的结论。

邓振华团队认为,单个孤立的研究可能不足以从整体上分析发酵乳制品对癌症发生的影响,因此系统地分析目前所有研究的数据,对分析发酵乳制品与癌症发病风险之间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

于是,他们在PubMed,Embase和CNKI数据库中搜索了1980年至2018年发布的乳制品摄入和癌症风险之间关系的所有文章(最后一次搜索是2018年7月2日)。

最后有61项研究成果符合他们的要求,这61项研究成果包含超过196万名参与者和38358例癌症病例。其中19项为前瞻性队列研究,包括190万例参与者和24229例癌症病例。

Fermented-Products-post分析结果表明,从总体上来看,癌症发病风险的降低与发酵乳制品的摄入是有相关性的,吃发酵乳制品的人群患癌风险降低了14%。其中吃酸奶与癌症发病风险降低之间的相关性更大,降低19%。

从亚组来看,吃发酵乳制品对癌症发病率的影响可能主要来自于食管癌(降低36%)、肠癌(降低12%)和膀胱癌(21%)。

不过,研究人员也发现,发酵乳制品的摄入与前列腺癌(增加17%)和肾癌(增加31%)风险增加有关。而酸奶的摄入与卵巢癌风险增加(增加25%)相关。至于这种反常增加背后的原因,研究人员也不清楚背后的机制,可能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探索。

总之,川大的科学家的荟萃分析表明,从总体上看,发酵奶制品的摄入与癌症发病率降低相关,其中酸奶的相关性更强。

不过,这个研究只将人群分为吃与不吃,没有从食用量的角度分析发酵奶制品与癌症发病之间的关系。所以啊,大家也别问我们该吃多少了;反正吧,吃就好了。

参考资料:

[1].Zhang K, Dai H, Liang W, et al. Fermented dairy foods intake and risk of cancer[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ancer.

[2].Aryana K J, Olson D W. A 100-Year Review: Yogurt and other cultured dairy products[J]. Journal of dairy science, 2017, 100(12): 9987-10013.

[3].Doron S, Snydman D R. Risk and safety of probiotics[J]. 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 2015, 60(suppl_2): S129-S134.

[4].Vinusha K S, Deepika K, Johnson T S, et al. Proteomic studies on lactic acid bacteria: A review[J]. Biochemistry and biophysics reports, 2018, 14: 140-148.

[5].Elmadfa I, Klein P, Meyer A L. Immune-stimulating effects of lactic acid bacteria in vivo and in vitro[J]. Proceedings of the Nutrition Society, 2010, 69(3): 416-420.

[6].Olivares M, Díaz-Ropero M P, Gómez N, et al. Dietary deprivation of fermented foods causes a fall in innate immune response. Lactic acid bacteria can counteract the immunological effect of this deprivation[J]. Journal of dairy research, 2006, 73(4): 492-498.

奇点分享微信

推荐阅读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