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Talker BioTalker

死磕大数据、智能硬件、基因检测、人工智能, 有趣有料,一切与科技有关

土豪家的孩子真有福气,改个名字都能上头条。

话说今天Alphabet旗下的Google Life Sciences取了个“古色古香”的名字Verily。

据悉,Verily的意思是“真的,或者确定”的意思,最早可以追溯到13世纪。尽管这个单词并不常用,但是它在英王詹姆斯钦定版《圣经》里使用的频率却非常高。

Verily的CEO Andy Conrad说,选择这个名字体现了Verily宏大的志向,因为“只有通过真理我们才能战胜自然”。Conrad说Verily要从传统的医疗技术转型,“从被动转向主动,从干预转向预防”。

然而从Verily新上线的官网以及国外媒体的报道中,我并没有发现Verily除了隐形眼镜之外任何的具体研究内容。

在Verily首页,一上来就给我们勾勒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想象一下,让化学家、工程师、医生和行为学家围坐在一起,讨论真正的健康是什么,怎样才能更好地预防、检测、管理疾病。技术与生命科学本不应该‘形同陌路’,而是应该为了人类健康的美好图景一起合作。我们的多学科团队掌握了先进的研究手段,大规模的计算能力,以及独特的技术专长。我们的使命是将技术和生命科学结合起来,揭开健康与疾病真正的秘密。这就是我们在Verily做的事情。”

接下来是一个“电影级”的宣传片。

从Verily官网的介绍来看,Verily目前主要是将硬件、软件、临床和科学四个方面结合起来,试图揭秘所谓的“健康基线”。(请允许我此刻想起男神冯唐在《大是》里写的一句话,“文学的标准的确很难量化,但是文学的确有一条金线,一部作品达到了就是达到了,没达到就是没达到,对于门外人,若隐若现,对于明眼人,一清二楚,洞若观火。‘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我以为Verily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到健康和疾病之间的“金线”。具体做法是:研发小而精准的硬件设备,以持续记录人体各种信号的变化;设计具备复杂计算能力的软件,分析从基因到睡眠模式的人体数据,建立可以预警、诊断、治疗疾病的新模式;通过密切的关注人体从健康到患病过程,临床研究团队试图通过这些数据,确定健康的真正特征;对于癌症、心脏疾病和糖尿病等重大复杂疾病,通过自动化实验技术、计算系统生物学平台以及生命科学工具,了解人体组织在健康与疾病状况下的生物功能信息。

在接受STAT采访时Conrad是这样描述“基线”的。“举个简单的例子。某天,有个患者来找我,我给她做了全面的检查,(认为她没啥大问题),她微笑着离开,并对我说了声谢谢。可是第二天她就心脏病发作了。实际上,患者并不是由健康状态直接切换到患病状态的,这中间有个过渡的过程。能够找出患者发病前的信号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就是,尝试整合患者的分子数据、临床数据、影像学数据以及随访数据,我们希望利用Google的机器学习算法,可以提出对疾病的新认识。至于对于个体而言,在发病的征兆出现之前,体内是不是有某些变化?这个问题,在我们开始寻找之前,是没办法知道的。”

最终Verily想要做到的应该是:让所有人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是健康的,什么时候要生病了。

这真是个难题啊!现在看来,只有天知道什么是健康,什么时候要生病。虽然俗话说,“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但是文章是人类自己的作品,人类定然有评判的标准。那么“健康千古事,得失在谁心”?这个问题难道只有造物主知道,还是人类自己也可以窥探到?这里面似乎有个哲学问题。难怪Verily还聘了一个哲学家。Conrad说,“一个哲学家可能跟一个化学家一样重要”。

我不知道Verily勾勒人类健康蓝图的梦想能不能实现,但是还是要祝福他们,因为这个的确很重要,尽管我唱衰过他们的测血糖的隐形眼镜。

奇点分享微信

推荐阅读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