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雨妍 应雨妍

科技点亮生活

明天就是世界卫生日(World Health Day )了,每年,世界卫生组织(WHO)都会从关注的重点领域中选定一个主题,希望能引起世界各国对该“主题”的重视。奇点糕还记得,一年前的世界卫生日的主题是糖尿病,根据2016年世卫组织发表的《全球糖尿病报告》显示,截至到2014年,全球估计有4.22亿成人患有糖尿病,而其中II型糖尿病约占90%[1]。

两种常见的代谢手术方式,袖套式胃切除术(左)和胃空肠旁路术(右)
两种常见的代谢手术方式,袖套式胃切除术(左)和胃空肠旁路术(右)

到目前为止,唯一在临床上证明能“逆转II型糖尿病”的方法就是代谢手术。代谢手术以前也叫作减重手术,顾名思义,就是治疗肥胖症和超重导致的II型糖尿病,通过微创的外科手术方式改变胃肠结构或减少胃容量,达到治疗效果。

但是手术的方式还是让很多人心存犹疑,于是有一家位于美国旧金山的创业公司“站了出来”,他们要通过个性化的营养方案、一对一的运动指导和远程监测来逆转疾病,并且帮助患者们摆脱药物!这家公司就是Virta Health,一个月前,他们刚刚完成了3700万美元的融资。在声明中,Virta Health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Sami Inkinen表示,他们首次证明了这种方式可以代替代谢手术来治疗II型糖尿病,未来他们的目标是在2025年前实现1亿患者病情的逆转。

Sami Inkinen
Sami Inkinen
2012年,Sami还是网络房地产公司Trulia的总裁,在体检中,他被检查出了早期糖尿病。为了“治愈”自己,他开始钻研II型糖尿病的治疗,直到他遇到了MIT的Stephen Phinney博士和俄亥俄州立大学的Jeff Volek教授。这两位科学家在饮食、运动与代谢健康方面都有着数十年的研究经验,两人还合著了一本书——《低碳水化合物生活的科学与艺术》(《The Art and Science of Low Carbohydrate Living》)[2]。恰好,Sami也是“低碳饮食”的拥簇者,于是他们一拍即合,在2014年,三人共同创办了Virta Health。

Stephen Phinney博士和Jeff Volek教授
Stephen Phinney博士和Jeff Volek教授

从创办开始,Virta就一直很“低调”,终于在今年的3月7日,他们将自己与印第安纳大学合作进行的临床试验(NCT02519309)的初步结果发表在了《Journal of Medical Internet Research Diabetes》上[3]。这项临床研究共有262名II型糖尿病患者,平均年龄为54岁,平均体重质量指数(BMI)为41。 

患者们使用Virta开发的应用程序(app)来记录自己碳水化合物的摄入量、血糖的水平和脂肪燃烧的情况等,通过机器学习,app会评估患者健康情况的改善。app为每个患者配有医生、营养师和运动教练,他们每周会提供90分钟的“线上教育课”,课程内容包括对糖尿病病理生理学的讨论,如何搭配食物、改变碳水化合物的摄入以及不同的运动课程。医生和教练们还可以实时查看患者上传的数据,通过app直接交流,对患者每天的情况进行指导和监督。

14914751032013778
患者体重每周下降的百分比,黑色实线为平均值,实线上下两条虚线为患者中的最低值和最高值

实验主要监测的指标有体重、糖化血红蛋白(HbA1c,糖尿病诊断和治疗监测的“金标准”)和β-羟基丁酸盐(酮体,作为饮食中碳水化合物减少程度的度量)。这个初步的结果显示了10周内患者病情改善的情况,其中有56.1%的患者将血糖降低到了非糖尿病范围(HbA1c<6.5%),87%的患者反映他们减少了胰岛素的用量,甚至有些患者认为自己可以不再使用胰岛素。参与实验的患者有75%减掉了5%及以上的体重,患者们平均减少的体重为7.2%。10周的“体验”结束后,有超过90%的患者继续留在了这个为期2年的临床试验中。

Virta的医疗部主任Sarah Hallberg博士在声明中说:“这些早期结果表明,持续的、个性化的对饮食和运动的在线指导和监测可以有效地降低II型糖尿病患者的体重、改善他们的病情、减少或者消除药物的使用。”

Robert Ratner博士
Robert Ratner博士

利用控制饮食的办法来“逆转”II型糖尿病的想法,Virta并不是第一个,事实上,早在40年前,就有研究人员做过类似的尝试[4]。然而,几个取得了不错效果的极小范围内的临床试验都只能是“暂时性的”,因为他们严格控制患者的热量摄入,每天不能超过800千卡,这样的饮食条件不足以支持人长期的正常工作生活[4,5,6]。所以,Virta以此为思路和借鉴,为患者提供适合自己的饮食计划,再配合运动,希望能作为一个长期的疾病的治疗和管理办法。

Virta的想法也得到了美国糖尿病协会(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前首席医疗官Robert Ratner博士的肯定,他提出,希望这种办法能帮助降低美国在糖尿病方面的医药费用投入的增长。

“隐身运营”了三年的Virta公司一下获得了3700万美元的投资,而且参与投资的也不乏一些“明星风投公司”,包括由洛克菲勒家族成立的,快要“50岁”的Venrock、美国eBay公司旗下的PayPal以及Twitter联合创始人Ev Williams创办的Obvious Ventures等等。

不错的临床结果加上明星风投、大额融资的加持,让Virta受到了国外各大媒体的报道。福布斯杂志还给Virta算了一笔简单的帐,他们认为,Virta公司旨在“逆转”糖尿病,因此他们不可能从药物和仪器的“售卖”上获得利润,那么就相当于放弃了从患者身上挣钱的机会。

David Nathan博士
David Nathan博士

所以,他们最可能的利益来源就是节省糖尿病商业保险的增量成本——大概每年每人8000美元[7]。根据2014年美联社的报道,这些保险公司会提供一些电话提醒服务,确定患者会在预约的时间内去检查、取药,还会帮助安排接送车辆,某些保险公司甚至还会派护士为患者提供上门服务。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避免患者出现治疗成本昂贵的并发症,否则这些保险公司的支出就会大幅增加[8]。

当然,质疑的声音也是有的,一个方面是Virta公司提供的计划是否是科学可靠的?马萨诸塞州总医院和哈佛医学院糖尿病临床研究的领导者David Nathan博士就认为,Virta的研究只是“旧想法”的再现,没有太高的可信度,而且几乎任何干预都可以改善患者的病情,他们的做法并没有体现什么重要的。

另外的质疑就是这些患者是否能坚持执行相对较低的碳水化合物的饮食方式呢?福布斯评论文章的作者表示,10周的坚持并不算什么,想象一下以后的生活中要很少接触甚至完全抵制“美味的垃圾食品”,这对于普通人来说都很难,更不用说是肥胖患者了。然而还有患者“现身说法”,他也是看了Stephen Phinney博士和Jeff Volek教授的书开始“低碳饮食”的,已经坚持了快3年的时间。

争议是不可避免的,究竟有多少人能够长期坚持,这样的干预又会有怎样的效果?也许等到Virta为期2年的临床试验结束后,大家也会看到一个更清晰的答案。对此,首席执行官Sami也很有信心,他说,我们有一个伟大的目标,我们每天都充满动力,因为我们已经改变了一些人的生活。

参考资料:

[1] http://www.who.int/campaigns/world-health-day/2016/zh/

[2] http://www.artandscienceoflowcarb.com/

[3] McKenzie AL,Hallberg SJ, Creighton BC, Volk BM, Link TM, Abner MK, Glon RM, McCarter JP,Volek JS, Phinney SD A NovelIntervention Including Individualized Nutritional Recommendations ReducesHemoglobin A1c Level, Medication Use, and Weight in Type 2 Diabetes.JMIR Diabetes2017;2(1):e5.DOI:10.2196/diabetes.6981

[4] Bistrian BR, Blackburn GL, Flatt JP, Sizer J, Scrimshaw NS, Sherman M. Nitrogen metabolism and insulin requirements in obese diabetic adults on a protein-sparing modified fast. Diabetes 1976 Jun;25(6):494-504.

[5] Wing RR, Blair E, Marcus M, Epstein LH, Harvey J. Year-long weight loss treatment for obese patients with type II diabetes: does including an intermittent very-low-calorie diet improve outcome? Am J Med 1994 Oct;97(4):354-362.

[6] Steven S, Hollingsworth KG, Al-Mrabeh A, Avery L, Aribisala B, Caslake M, et al. Very low-calorie diet and 6 months of weight stability in type 2 diabetes: pathophysiological changes in responders and nonresponders. Diabetes Care 2016 May;39(5):808-815. 

[7] https://www.forbes.com/sites/davidshaywitz/2017/03/08/can-silicon-valley-cure-diabetes-with-low-carbs-and-high-tech/#381cf898190a

[8] http://www.modernhealthcare.com/article/20140413/INFO/304139994

奇点分享微信

推荐阅读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