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亚慧 陈亚慧

企图研究医疗创新相关的一切 tougao@geekheal.com

年前和一位做互联网医疗创业的朋友聊天,席间哥们儿再三感慨,“不知道今天这么一大票人和钱,乌泱泱地在医疗圈里折腾,未来真正能成事的有几个?”我想了想觉得,不管这轮创业大家结局如何,对中国医疗进程来说都是一次堪称伟大的启蒙。

只有野蛮人的进击才能惊醒那些沉睡以及装睡的人。几年前你行走医疗圈,听到最多的是对资源的依赖,对体制的怨念;而如今即便是在传统医疗行业的聚会上,大家嘴边谈论的都是创新和互联网。创新意识的萌发是一个领域真正变革的开端。

但问题是,来自互联网的这帮“门外汉”敲开医疗创新的意识之门后,却发现前路一片茫然。下一步该怎么走?中国医疗创业的题怎么破?究竟什么才是中国医疗变革释放的最大红利?

所谓外行颠覆内行,从来都是烟雾弹。真正有能力改变规则的人,一定是对原有规则理解最深的人。

对于中国医疗的现实和全球医疗的现状,舆论有太多的误解和误传,我们看到很多创业者将自己的核心战略建立在一系列似是而非的二手信息上,很多投资人赖以决策的知识可能是经不起推敲的陈词滥调。

经常会有人说,中国医改提出的“看病难”就是指看专家难,于是一大票公司挤破头要争夺专家资源。但其实医改提出的“看病难”更多是指中国广大基层的医疗可及性差,这是一个更宏大的命题。

还有人说,中国商业健康险份额微乎其微,而美国商业医疗保险占半壁江山,所以中国商业健康险有几十个百分点的增长空间。但事实是,美国是OECD国家中唯一一个商业医保占主导的国家,而全球其他建设了全民医保的国家,商业保险都充当补充性角色。

有更多的人说,美国移动医疗能够蓬勃发展是因为有商业保险作为支付方,他们有极强的控费动力。但事实是,美国医疗控费意愿最强的是大型企业雇主和联邦政府,他们已经被昂贵的医疗费用压的喘不过气了,而商业保险公司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倾向于直接把费用压力传递给雇主。

还有很多人都说,大专家是中国医疗最稀缺的资源,所以抓住专家就抓住了一切。但事实上,中国最缺的是合格的全科医生,全球没有任何一个完备的医疗体系是以专家和大型医院为核心的,基础医疗和家庭医生是一个国家医疗体系最重要的基石。如果你看全球医疗的变革趋势,会发现加强基础医疗,回归社区是最大的趋势。

诸如此类的论调,举不胜举。如果不站在全球医疗的视野下,不清晰地认识中国医疗的历史位点,我们改变医疗的路径就会被现实严重扭曲:要么太超前,在一个刚吃饱饭的国家琢磨资本主义国家面临的苦恼;要么太保守,委身于传统医疗的利益链下,一心想抱专家,医院和药厂的大腿。

但是在医疗领域要形成一个清晰而笃定的认知框架是非常不容易的。这个行业有太多明规,暗规;有太多政策条款,有太多知识壁垒;它是一个复杂的生态系统,内部彼此关联,彼此纠葛。真理往往被淹没在数不清的陈词滥调中。

在奇点上线的这一年时间里,我们一直都希望能以更系统的方式将医疗行业最重要的知识呈现给新医疗的探索家们。这一天终于来了!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们翻阅了大量全球医疗权威文献,追踪了数百个国内外医疗创业公司的发展,持续关注最新的医疗科技发展动态,竭尽所能追寻中国医疗变革的方向。最终,我们呈现给大家这本《限制的红利》。

5788

在这本报告中,我们为大家厘清了医疗领域最需要掌握的硬知识,这些知识将帮助大家建立一个全面理解医疗体系的认知框架;我们系统地分析了中国医疗所处的历史位点,与未来重要的变革趋势,帮助大家把握中国医疗变化的总趋势;我们深入分析了美国在医疗创业领域最重要的方向和趋势;展示了在过去一年医疗科技领域最重大的突破;我们也深度剖析了中国医疗创业的现状和难题。更重要的是,我们试图回答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什么才是中国医疗变革释放的最大红利?

在正确的认知框架下,用全新的视野,以极大的远见透视这个行业,才是颠覆者需要具备的“外行视野”。在今天这个节点上,中国医疗创业的主旋律不是搞装修,而是打地基。那些最富远见的企业家会遭遇最艰辛的历程,但最终会收获属于他们的城。

手机扫描以下二维码,预购这本《限制的红利》。

限制的红利

奇点分享微信

推荐阅读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