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点 奇点

链接全球创新医疗

在北京协和医学院百年校庆来临之际,北京协和医学院第七届国际医学教育研讨会于9月21日正式举行。会议邀请了国内外知名医学教育专家,共同探讨全球医学教育的发展方向和趋势。

 

十五年前开始的北京协和医学院国际医学教育研讨会是协和医学院对外交流与合作的主要合作平台之一,也推动了协和医学教育的改革和发展。

 

在会上,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北京协和医学院校长曹雪涛院士介绍了北京协和医学院的课程改革。创建于1917年的北京协和医学院,是中国现代医学教育的摇篮,开创了我国八年制临床医学教育先河,确立了医预科、八年长学制和住院医师等医学生培养制度,创建了现代中国护理教育和药学专业,在世界上首创定县公共卫生模式,成功开拓现代公共卫生教育,对中国医学医教研一体化发展以及药学、预防医学、公共卫生等健康事业发展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正如曹院长反复提及的“传承卓越,引领创新”,协和医学院自诞生之日起,一直就与世界同步,甚至做到了领先。一百多年前的美国正在进行医学教育改革,其中最成功的就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而协和医学院就是按照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模式建立的。

 

在当天的研讨会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院长、医疗集团CEOPaul B. Rothman院士,对如何运用21世纪的信息数据实现使患者获益的承诺,进行了阐述。

 

美国医学界在2011年首次提出了“精准医学”的概念,2015年1月20日,奥巴马又在美国国情咨文中提出“精准医学计划”,希望精准医学可以引领一个医学新时代。

 

Rothman表示,当下疾病的范畴、疾病谱正在改变,我们必须要把这种精准医学的理念引入到教育当中,也许可以叫做精准医学教育。

 

Rothman强调,精准医学能够使我们更好地了解每一种疾病发生的具体机理,这样我们就可以集中有效的资源投放来解决个性化的医疗问题。以胰腺囊肿分类为例,我们要知道哪些胰腺囊肿的患者是适合接受手术切除而哪些是不适合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专家在这方面做了一些研究,他们分析了病人瘤囊体中液体的充盈情况和流动情况,就可以估算出病理状况是什么样的,有些情况下因为某种细胞或者是组织的突变,可能会对放射治疗产生耐受性,这也许就需要增加剂量,那么增加多少呢?这些都需要我们有一个精准的预判。

 

Rothman认为,精准医学的理念和大数据的概念确实给我们的医学改革、医学教育改革带来了很大的深刻影响。比如说通过精准的检测及信息反馈,提示给医生该做哪些临床上的处置,而且我们能够以一种动态的方式来教育患者。在目前医学的发展上,放射技术已经应用在了很多方面,放射的手段有很多种,比如有MRI、CT等。我们也把所有放射检查的数据形成了数据联合或者是数据网,从诊疗和技术上有了很大的提高。另外一些方面,我们收集了大量病人的数据。这些病人的数据是应该高度保密的。所以我们要在收集大量病人信息之后,就要认真地考虑如何来使用并且保护好这些信息。

 

Male, Man

 

关于 Paul Rothman

Paul B. Rothman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院长、他同时担任着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副校长以及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首席执行官。作为院长兼首席执行官,Rothman兼顾着管理医学院和约翰·霍普金斯医疗系统的职责,约翰·霍普金斯医疗系统旗下包括6家医院、数百名社区医生和一个自费的医保计划。

关于约翰·霍普金斯医疗集团

总部位于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的约翰·霍普金斯医疗集团(JHM),是一家总资产达77亿美元的全球一体化医疗产业集团,它将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医生、科研人员与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和卫生系统的下属机构、医疗从业人员及设施有机整合在一起,成为全美顶级学术保健系统。JHM以提升社区乃至全球人民的健康状况为使命,通过在医学教育、科研和临床护理方面设立卓越的标准,实现其“携手兑现医疗承诺”的宗旨。在多元化和包容的环境下,JHM教育医学生、科研人员、医疗从业人员及公众;开展生物医学研究;提供以患者为中心的医疗服务,来预防、诊断和治疗人类疾病。JHM经营着六家学术和社区医院,四家市郊卫生保健和手术中心,以及超过40家约翰·霍普金斯社区医生框架下的初级和专科医疗门诊点。通过约翰·霍普金斯家庭护理机构,约翰·霍普金斯国际部和约翰·霍普金斯保健责任有限公司,JHM将医疗服务延伸到社区以至全球。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创建于1889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在其28年的历史中,22次将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评为全美第一。有关约翰·霍普金斯医疗集团的更多信息,包括研究、教育、临床项目,以及最新健康、科研方面的新闻,请访问www.hopkinsmedicine.org

 

奇点分享微信

推荐阅读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