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点 奇点

链接全球创新医疗

美国的药物滥用问题不断加剧,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近期的报告将焦点对准了药物滥用致死和阿片类药物成瘾问题上。

据CDC的数据,2009年,处方止痛药使用过量造成的死亡率首次超过机动车事故死亡率;自2000年以来,药物滥用致死率上涨了137%,其中阿片类药物(阿片类止痛药和海洛因)致死率上涨了200%;2014年,药物滥用致死是车祸死亡人数的1.5倍,致死人数在14个州中激增,造成美国超过4.7万人死亡,相当于每天有125个美国人死亡,这一数据比2013增长7%。

致死1 致死2

药物滥用的死亡率上升速度和其他死亡原因相比加快不少,从2003年每10万人中9例死亡增长到了2014年每10万人中15例死亡。据CDC死亡率统计数据方面的主管Robert Anderson说,这个类似于艾滋病在1980年到1990年流行期间的死亡率趋势。艾滋病的死亡人数在较短的时间内上升,但是1995年艾滋病死亡人数的峰值和2014年因为药物滥用致死的比例类似。不过艾滋病主要是城市问题,而药物滥用跨越了城市和乡村,变成了全国问题。而且农村地区的致死率已经超过了大城市。

致死3

全美范围内,2014年阿片类药物使用过量致死比例达到61%,海洛因致死率从2010年至今已经翻了两番多,是可卡因致死率的两倍。最严重的新罕布什尔州因海洛因死亡的人数从2013~2014年增长了73.5%。

流行病学家Michael Landen说,美国最近开始应对处方阿片类药物,药物成瘾开始转向年轻人和较富裕的社区。据美国医学协会杂志报道,如今的海洛因成瘾者大多是居住在郊区和农村地区的白人,平均年龄从原来的16岁左右发展到现在的23岁,人种比例也从原来的白人/非白人比例持平,到接近90%的上瘾者是白人。

根据CDC 1990年到2014年的数据显示,随着医学和科技的进步死于心脏病等传统致死疾病的人数在大幅度降低,不过65岁以下非拉美裔白人的死亡率却在逐年平稳上升,女性这一趋势尤为明显。而黑人和大部分拉美裔群体的死亡率继续下跌。分析表明,那些已经去世的年轻白人23%没有高中学历,只有4%的人有大学或者更高的学历。

药物滥用致死的人数很明显,2014年,年龄在25~34岁的白人因药物过量致死率是1999年的5倍,而35~44岁年龄段的白人在1999年到2014年间致死率增长了2倍。

致死4-1 致死4-2 致死4-3

看上去药物滥用致死像是一种新的传染病,“像是感染模型,扩散出去,吸引越来越多的人。” 达特茅斯大学的经济学家Jonathan Skinner说。不过因药物过量致死的成年黑人比例只是略有上升。总体来说,黑人的死亡率一直在稳步下降,主要是因为艾滋病的死亡率在下降。结果是黑人和白人的死亡率间的巨大差距已经缩小了2/3.“这是一个多世纪以来的最小比例。” Skinner说。

“黑人没有流行起来药物滥用,种族刻板印象可能保护了他们成瘾的流行。” 药物滥用专家Andrew Kolodny说。研究发现,医生会比较不情愿给少数族裔患者开止痛药,担心他们会卖掉或者上瘾。

有分析认为,美国制药行业和经济困境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全美药物过量致死数量的增加。“许多医生开过量的止痛药,这样他们就可以收到来自药企的回扣。” 纽约宾汉姆顿大学社会学名誉教授James Petra说,“而且药企会给止痛药做广告,让患者更容易买到他们。”阿片类药物的广泛使用给制药公司带来了数十亿美元利润。

USA Today在2015年年底的社论指出,美国止痛医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Pain Management)反对针对阿片类药物的使用限制,这个学会每年从阿片类药物制药企业获取30万美元的“捐赠”,约占其总收入的10%,药企的高管还是该学会的核心成员。

drug-overdose

印第安纳大学-普渡大学韦恩堡分校(Indiana University-Purdue University Fort Wayne,IPFW)心理学副教授Jeannie D. DiClementi曾撰文表示,药物滥用致死现象增加和医生如何处理疼痛的做法有关。在1960年以前,疼痛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上世纪90年代开始,研究人员和临床医生都提倡积极治疗疼痛,为免除疼痛,使用镇痛药就成了人们的首选,限制相应减少,医生被鼓励“更充分地免除病人的痛苦”。

和我国严格控制阿片类药物不同,美国多数阿片类止痛药和精神病药并非来自专科医生开具处方,而是由全科医生或护士提供的,因此很多人可以轻松得到治疗过程中非必须的药品。有一部分人买不起适当的药物来治疗病痛,继而选择止痛药。这些因素导致阿片类止痛药的销量水涨船高,随即出现了过量服用甚至药物滥用的问题。

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的调查显示,约有半数全科医生对阿片类药物的成瘾性认识不足,对患者利用医生处方骗取阿片类药物的动机也缺乏了解,很多医生在开处方的时候甚至不会再自己所在州信息登记系统核查病人是否曾通过医生处方骗取毒品。

虽然FDA把阿片类药物划为滥用风险较高的品类,但是美国的家庭医生、内科医生和护士等开具的此类药方数量还是很多。

CDC在发布死亡数字的同时,也宣布了一些应对措施,比如尽量不使用阿片类药物,加大对药物与成瘾者的治疗,打击毒品非法交易等等。去年年底,CDC曾经想加强对处方药的管理,不过遭到了反对。

奇点分享微信

推荐阅读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