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秀 王建秀

医疗传统领域变革的独立观察者。 tougao@geekheal.com

不同于过去自己组建团队自由执业,张强医生接下来将邀请更多医生团队“玩儿游戏”,游戏规则就是PHP(Physician Hospital Partnership)模式。他对PHP模式最干脆的总结是:你搭台、我唱戏,以医生为主导,与医院平等合作。在此模式下,医生自由选择医院,医院和医生不再是雇佣关系。

 

看到张强医生的执业经历,就不难理解PHP模式了。2012年~2014年,张强医生以首席专家(非雇员)的身份分别签约上海沃德医疗中心、北京和睦家医院、上海和睦家医院。自由执业后,张强医生开始组建自己的血管团队。2014年,张强医生创立了医生集团,邀请更多医生加入进来。

 

今后,张强医生集团将有越来越多的医生团队采用PHP模式与医院合作。医生集团将成为这些医生团队们的母体,并优先选择高端国际化医院成为合作对象。

 

QQ图片20150120131425

 

医生和雇佣领薪说再见,服务收入靠保险支付

 

在张强医生看来,PHP模式完全改变了医生和医院目前的关系。中国还没有一种执业形态,完全改变医生与医院单一的雇佣关系。大部分走出公立体制的医生有4种选择:一是加入民营医院,双方依旧是雇佣关系;二是选择开诊所,自己当老板;三是离开医疗服务业,医生转去药企、器械、健康险公司等医疗外围行业;四是完全离开医疗行业。如果不走出公立体制,医生可以选择多点执业。这些选择都逃离不了雇佣关系。诊所是自我雇佣;多点执业实际上是兼职形态,医生与医院的关系并非平等合作,医生依旧在某一家医院拥有编制身份,受到多家医院人事与薪酬制度的制约。

 

为什么说PHP模式完全改变了双方关系?首先,医生摆脱了雇员身份。医生团队要先和医生集团签约,不拿薪水,两者并非雇佣关系。之后,医生再与多家医院签约,两者同样不是雇佣关系,双方平等合作。

 

其次,医生的收入方式改变了,医生通过自己的服务获得收入,但支付方不是医院也不是医生集团,而是保险公司。按照国际通行的CPT-CODE标准(这是一种薪酬计算方式,可以按照服务时间与难度权重计算医生的报酬),医生从保险公司或患者获得手术收入。合作医院的收入则与医生完全分开,同样拥有另一套编码(甚至手术室也有自己的编码和价格),通过保险公司获得自己的收入。目前,国内高端国际化医院比如北京和睦家医院,都是通过这种方式计算医生和医院收入的。服务结束后,医生集团与医院结算,获得自己的收入。

 

显然,高端国际化医院是医生集团和团队最容易合作的对象。张强医生表示,“PHP合作模式不分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但高端国际化医院是优先考虑的合作对象,因为它们体系比较健全,与国际接轨。假如和公立医院合作,需要打破价格体系和收费模式,或者医生能接受那样的价格构成。另外,高端国际化医院的服务理念和管理也与国际接轨,比如北京和睦家医院通过了JCI认证,医生团队在这里行医非常正规。”

 

最后,医生的话语权第一,起主导作用,特别是首席专家。“为什么?”张强医生表示,“首先是权力方面的,优秀的医生可以持有医生集团的股份,或者成为合伙人。第二,与哪个医院合作,由医生团队自主决定。第三,首席专家决定诊疗方案和管理方式。第四,医生集团完全服务医生团队。比如,CEO要服务好各个部门,行政部门要服务好我们的医生,要让医生方便,要让医生高兴。两者并不是行政管制的关系,医生集团并不会设置各种考核指标管制医生。医生只管和医院合作,通过高质量的服务获取自己门诊和手术收入。”

 

道不同不相为谋,PHP模式与PPP公私团队合作完全不同

 

目前,国内也有医生团队与团队间的合作,一般是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的团队合作(PPP公私合作的一种模式)。比如,公立医院抽出团队,到私立医院去坐诊,相当于私立医院盖好房子、买好设备,让公立医院的医生来坐诊;医生收入方式多样,主要按照服务量和绩效发工资。

 

但在张强看来,PHP模式与上述公私合作模式完全不同。首先是医生的身份不同,PHP模式已经把医生团队和医生推向市场,医生脱离了编制和事业单位,其执业行为受到法律和保险的制约。而上述公私合作模式中,医生依然是公立医院的人,只是多了一个地点赚钱而已。

 

其次,合作主导方不同。PHP模式主导者是医生,合作对象是医疗机构。但在前述提到的公私合作中,合作的主导者是公立医院,主导者是单位,而不是医生。“换句话说,医生是在医院的行政命令下去民营医院工作的。”张强医生说。

 

最后,合作关系不同。PHP模式中,医生集团是市场上独立的法人,旗下的医生团队和医院签约合作。签约的医院可以是市场上独立的法人主体(如民营医院),也可以是事业单位(如公立医院);医生集团与合作对象是契约关系。而上述提到的公私合作中,公立医院与民营医院的合作关系并不明朗。张强表示,“公立医院是事业单位,民营医院是企业单位。公立医院拿着国家的资源(医生资源)谋取局部利益,公立医院把医生当作自己的私有财产,然后去赚民营医院的钱。医生也没有自己的自主权,只能听从医院的命令和安排。”

 

“所以,我认为PHP模式才是未来医院的形态。你看现在医院的影像、诊断和后勤资源都外包了,这些资源可以说都独立了。今后医生资源也一样会独立出来。”张强说。

 

让他们自由恋爱去,医生集团把他们的风险降到最低,真正的挑战是标准和保险

 

今后,医生集团或许可成为医生们跳槽的选择之一。

 

张强认为,医生集团可以把医生的风险降到最低。“走出体制,医生要与医院谈判合作,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如果不甘心做雇员,医生一旦独立,就需要在法律、财务、投资等方面成为行家,这是很累的,创业失败的几率也比较高。医生集团可以最大化降低自由执业医生的风险。集团已经在行政、法律等事项上给医生做好了服务,他们只要全心与医院合作就可以了。另外,单个医生和医院谈判、合作也很孤单,比如没有合适的助手和团队,诊疗标准和流程不一,但医生集团在内部就解决了这些问题。合作的医院也省心了,院长也不用一个个找医生谈、组建合适的团队。”

 

另外,随着医生资源独立和市场竞争,市场也会形成不同性质的医生团队。比如,几个麻醉师就可以形成独立的医生团体,与其他专家团队签约。另外,可能也会出现一些合伙的医生集团,像美国有3000多家医生集团。

 

张强所言的PHP模式也受到一些关注与挑战,“有人问我这和承包科室有什么不同,当然不同!首先,承包科室是老板付租金把科室租下来,雇佣医生(往往是退休医生)坐诊,医院只是一张皮而已。其次,承包科室后,一切由承包者说了算,自负盈亏,起主导作用的既不是医院也不是医生。说白了医生是给老板赚钱的,由老板发工资,剩下的利润归老板。最后,科室也不需要和医院配合。PHP模式显然不是承包科室。第一,我们不租赁科室,手术室是保险支付的一个项目之一,医院的手术室收入来自于保险。第二,我们的医生不是雇员,与医院是平等合作的关系,以首席专家为中心的优秀团队提供服务,收入也来自于服务,支付方为保险公司。第三,这些团队与合作医院密切配合,共同为病人提供服务。”

 

也有人说,张强医生这样做,完全可以开一家医院了。他坦言,医生才是医生集团最大的资源。“我们做的目的就是要解放医生资源。从现实角度来说,医生集团最大的资源也是医生,而不是房地产。事实上,为什么社会资本办医发展生存困难,说白了还是缺少优秀的医生。这哪里是社会资本办医,显然是办房地产!”张强说。

 

最后的挑战和医生资源相关。比如诊疗规范,张强医生希望医生团队按照国际标准诊断,但如果和国内低端医院合作就会产生麻烦,因为双方的标准不同、理念不同、甚至收入分配方式都不同。比如,国内中低端医院没有成熟的保险体系支持,不可能按照国外CPT-CODE方式计算医生的收入。

 

转载请注明来源:奇点网www.geekheal.com

奇点分享微信

推荐阅读

发送